鲉魚型傳統動力攻擊潛艦

智利首艘鲉魚型O'Higgins號。推出以來,法/西合作的鲉魚型潛艦創下極佳的外銷成績。

一艘智利海軍的鲉魚型

一艘智利海軍的鲉魚型 的帆罩部位特寫。

一艘鲉魚型

一艘剛上浮的鲉魚型

(上與下)皇家馬來西亞海軍訂購的首艘鲉魚級柴電攻擊潛艦東姑.阿都拉曼號(Tunku Abdul Rahman S630)。

一艘馬來西亞的鲉魚級柴電攻擊潛艦

架在船台上的馬來西亞鲉魚型柴電攻擊潛艦Tun Razak(S631)

(上與下)印度Project 75潛艦計畫向法國購買六艘鲉魚型潛艦的首艦虎鯊號(Kalvari S50),在2015年4月7日於

印度國營馬札崗船廠移出廠房準備下水。注意到艦體兩側的長條型側面陣列聲納聽音。

下水後正在繼續施工的印度鲉魚型首艦虎鯊號(Kalvari S50

试航中的虎鯊號

建造中的印度第二艘鲉魚型潛艦Khanderi號(S51)。

印度第二艘鲉魚型潛艦Khanderi號(S51)在2017年1月12日於馬扎崗船廠舉行下水典禮的照片。 

 

(上與下)巴西建造的首艘鲉魚型潛艦(S-BR1)瑞亞楚洛號(Riachuelo S40)的前部分段。此照片攝於在2018年1月4日,

分段在巴西國營冶金結構工廠(UFEM)建成之後,由一個320輪大型運輸車運往5公里外的伊塔瓜伊海軍造船廠(ICN)。

這段陸上運輸花了11小時,其間經過一條為了運輸潛艦分段而挖掘的隧道。

在巴西伊塔瓜伊海軍造船廠建造的鮋魚型,所有分段已經合攏。

(上與下)2018年12月14日,巴西建造的首艘鲉魚型潛艦瑞亞楚洛號(Riachuelo S40)

在伊塔瓜伊海軍造船廠舉行下水典禮。

DCNS在2008年歐洲海軍展中展出的新型柴電潛艦設計模型(稱為Andrasta),明顯是以 鲉魚型為基礎進行改良

,最大的特徵就是換裝X型尾舵。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鲉魚型傳統動力攻擊潛艦/

智利、馬來西亞、印度、巴西

(Scropene)

承造國/承造廠 法國/Cherbourg Naval Dockyard,DCN

西班牙/Cartagena Shipyard,Navantia,IZAR

(售予印度者授權印度Mazagon建造,售予巴西者授權巴西海軍造船廠建造)

尺寸(公尺) CM-2000:長61.7 寬6.2 浮航吃水5.8

AM-2000:長70 寬6.2 浮航吃水5.8

Project 75:長67(前四艘)/77.5(後二艘裝備AIP型) 寬6.2 浮航吃水5.8

巴西版(SR-B):長72 寬6.2 浮航吃水5.8

縮小版:長59.4

排水量(ton) CM-2000:

浮航1490tonne ,潛航1565tonne(1725 short ton)

 

AM-2000:

潛航約1870tonne(2060 short ton)

 

Project 75:潛航1750(前四艘)/2000(後二艘裝備AIP型)

 

SR-B

潛航約2000tonne(2200 short ton)

 

縮小版:1450

動力系統/軸馬力

柴油機*2/1670

MESMA絕氣推進系統/300kW(裝備於AM-2000、Compact)

永磁推進電動機*1/3500KW

單軸七葉片螺旋槳

航速(節)

潛航20

浮航12

續航力(海浬) 浮航6500/8節

潛航550/5節

最大潛深 300
水面偵測/反制系統 Thomson-CSF DR-3000U D/K頻電子支援系統

EDO Reconnaissance Systems AR-900電子支援系統

(由客戶選定)

水下偵測/反制系統 Thales 2233整合式聲納系統,包含艦首長距離低頻被動陣列聲納、主動聲納、攔截搜索聲納、側面被動陣列聲納、高解析度避雷聲納、拖曳陣列聲納。(由客戶決定)
作戰系統 SUBTICS戰鬥管理系統

INS整合導航系統

乘員 CM-2000:30

AM-2000:32

縮小版:22

艦載武裝

533mm魚雷發射器*6(使用F-17 Mod 2/Mk 48/SUT/黑鯊魚雷或AS-39飛魚反艦飛彈等)

數量 智利:共二艘(CM-2000)──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Q-279 O'Higgins

1999/11/18 2003/9/8 2006/1
Q-280 Carrera 2000/11 2004/11/24 2006/7/20
馬來西亞:共二艘(CM-2000)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S-630 Tunku Abdul Rahman 2004/4/25 2007/10/23 2009/9/4
S-631 Tun Razak 2005/4/25 2008/10/8 2009/12

印度:第一批六艘(CM-2000),預計購買第二批六艘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S50 Kalvari 2007/5/23

實際2009/4/1

2015/4/6 2017/12/14
S51 Khanderi 原訂2007/12

實際2011/10

2017/1/12
S52 原訂2008/12

實際2012/12

   
S53


S54


S55


巴西:四艘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S40 Riachuelo 2010/5/27 2018/12/14 原訂2014  
S41 Humaitá 2013/9/1   原訂2017  
S42 Tonelero
  原訂2019  
S43 Angostura
  原訂2021  
備註

印度第一批六艘原定於2012至2017年交艦 ,目前首艦延至2015年交艦。

 


 

起源

在1980年代,DCN提出S80柴電潛艦草案,此種全新的設計具有葉捲型殼體以及全新的偵測和武器裝備,然而法國政府並不打算資助DCN開發這個方案。隨後DCN退求其次,以S70奧古斯塔級(Agosta class)為基礎進行改良,提出S90,但也沒有獲得法國海軍採用,隨後獲得巴基斯坦訂單,成為哈利德級(Khalid class)。在1980年代後期,西班牙進行ALTAMAR計畫來尋求取代現役法製S60海豚級(Delfín class) 的新柴電潛艦,評估後決定以S80為基礎進行發展,法西雙方也因此結成策略聯盟,法方廠商是DCN,西班牙方面則是Bazan造船廠(2000年12月整 併為IZAR集團,2005年又改組更名為Navantia船廠) ,法西雙方分別持股60%與40%。在1990年10月,DCN在巴黎Le Bourget Navale海軍展中首度展出S80。然而,1990年代冷戰結束後,法國與西班牙雙方的國防經費都大幅減少,S80案也就遭到擱置。直到1997年智利 向法國購買柴電潛艦(見下文),才讓原本的S80起死回生。此時,法國將此型潛艦稱為鲉魚型(Scorpene,又議為天蠍座型)。

在鲉魚型案中,法國DCNS與西班牙Navantia船廠保持 合作關係;在鲉魚斬獲的前兩個外銷訂單(智利、馬來西亞)之中,兩個船廠分攤了建造的工作 ;法國獲得65%的工作量,西班牙則為35%,而知識產權則由雙方平分。 原本法國希望西班牙本身也能採購四艘配備AIP的鮋魚型作為新一代潛艦(西班牙在1997年重新啟動本國潛艦研發案,以S80為基礎繼續研發),但西班牙 在2003年完成評估後仍決定自行建造由S80發展而來的S80A(另有專文介紹),並在2004年與本國IZAR船廠簽署建造四艘S80A的合約;隨後, 西班牙也在國際市場上推銷S80A;例如在2000年代土耳其潛艦競標案之中,法國鮋魚型與西班牙S80A同時投入競爭,成為對手。法國對西班牙的舉動自然感到不 滿;西班牙方面再三強調S80A與鲉魚完全無關,其細部設計與鮋魚型差異頗大,關鍵技術(偵測射 控、武器、動力系統等)是與英國、美國合作,但法國認為西班牙利用雙方合作關係「偷竊」鮋魚型的技術用於S80A,用在外銷市場上與DCNS競爭,破壞了雙方原本的策略聯盟協議;為此,DCNS一度向巴黎仲裁法庭提起訴訟控告納凡提亞。

西班牙正式啟動S80A之後,法國與西班牙在鮋魚型的合作關係開始出現裂痕。在2006年歐洲海軍展中,DCN推出了一種名為馬林魚(Marlin)的柴電潛艦設計,基本上是 鲉魚型的進一步改良版,並 使用若干為法國新一代梭魚級(Barracuda class)核能攻擊潛艦而開發的技術。馬林魚是DCN獨自開發的產品,西班牙完全沒有加入,這堪稱是法西雙方分道揚鑣的開始。

在2010年11月,消息傳出DCNS與Navantia船廠正協議結束 鲉魚型的合作關係,未來雙方各自對外銷售本身的產品,而法國DCNS也撤回對西班牙的訴訟。

設計與諸元

鲉魚型的基本構型由法國海軍寶石級核能動力攻擊潛艦改良而來,使用諸多最先進偵測、自動化等科技,並能選用絕氣推進動力系統(AIP)以延長水下航行時間。此外, 鲉魚的艦體與裝備採用模組化設計,不僅可縮短工期並由客戶選定其所需的裝備,服役生涯中的維修與升級也更為容易,壽命週期成本大幅降低。鲉魚型的設計由法國DCN主導,艦上絕大多數關鍵裝備(如輪機、聲納、射控、武裝等)都由法國提供,西班牙只負責部分艦體的建造。

鲉魚系列目前擁有三種構型,都採用相同的基本設計,噸位由小而大分別是縮小版(Compact)、標準型(CM-2000)與標準+AIP型(AM- 2000),基本構型為單殼淚滴型艦體、十字形尾翼,前水平翼位於帆罩上,艦體表面光滑而盡量減少突出物,以降低航行阻力與噪音。 鲉魚系列之所以推出縮小版,是專門鎖定需要在淺海操作潛艦的客戶,因為體積較小的潛艦較為靈活,在行動處處受限的淺海更能發揮;而AM-2000則是CM -2000加裝AIP的版本,在艦體中額外插入一個安裝AIP的分段,潛航排水量從CM2000的1570頓增至1870噸。鲉魚的艦體由Type-80 HLES輕量高張力鋼板建造,最大潛航深度在350m左右。   

鲉魚型潛艦採用模組化設計,艦體分為前半與後半段兩大分段(分段內的艙間與機具的安裝都在分段建造期間一併進行),兩個分段分別在法國與西班牙同時建造,完成後再運至一處組裝完工並進行各項測試。智利與馬來西亞訂購的 鲉魚型均採用以下的分工模式 :由法國DCN負責艦體前半的建造以及其內所有艙室、裝備的安裝製造(包含作戰系統的安裝整合),西班牙IZAR則負責建造艦體後半以及內部設備的安裝 (以輪機動力為主),至於最後的總裝與測試則由雙方輪流負責。

鲉魚大量採用高度自動化的設備,基本型艦上人員編制為31人,此外艦上還有六個多餘的舖位可容納學員或特戰人員。鲉魚擁有精良的靜音設計,艦上所有輪機裝備都位於 減震浮筏上(機艙噪音最大的區段採用雙層減震措施),並採用低噪音的高曲度七葉片螺旋槳,不僅能降低被敵方發現的機率,本身的聲納也更能發揮作用 。鲉魚級的動力系統可由客戶選擇,除了選配的MESMA之外,主柴油機可選擇兩具1670馬力的柴油機或由四具小型柴油機組成,並搭配先進的3500kW永磁推進電動機。 鲉魚的大部分系統都採用重複配置,使得艦上的容損率提高,平均每年在海中服勤的時間可望達到240天。鲉魚擁有完備而先進的艦內網路監控系統,在艦上控制室就能掌握艦內環境、輪機運作以及災害(失火、漏水等)等狀況,對於損害管制助益甚大。 鲉魚擁有完善的環境控制裝備(如空調、空氣產生器、淡水製造機等),能在不浮出水面充電的狀況下維持艦上乘員七天的生命。動力方面, 鲉魚級 配備傳統的柴油機與電池,而AM-2000還配備法國多家廠商合作研發的「模組化船艦用動力系統」(Module d'Energie Sous-Marine Autonome,MESMA,見下文)。 另外,DCNS在2000年代後期與Saft合作開發潛艇用鋰聚合物(Li-ion)電池,並於2008年11月在澳洲雪梨的2008年太平洋水下科技展(Undersea Defence Technology,UDT  Pacific 2008),能用於鲉魚型潛艦上,能量密度遠高於傳統的鉛酸蓄電池。

鲉魚的偵測與作戰系統可由客戶決定,選擇彈性大。法國為鲉魚提供的聲納系統是Thales TSM 2233,結合了艦首長距離低頻被動陣列聲納、主動聲納、攔截搜索聲納、側面被動陣列聲納、高解析度避雷聲納、拖曳陣列聲納等。其中,側面陣列聲納採用壓電聚合物(PVDF)聽音單元,相較於傳統壓電陶瓷組件不僅更輕,而且信噪比(探測靈敏度)更高。智利、馬來西亞、印度等鲉魚型潛艦的客戶,都使用TSM 2233聲納系統;其中,智利採購的兩艘 鲉魚的聲納系統中不包括拖曳陣列聲納,但具有側面被動陣列聲納。DCNS為鲉魚提供新型SUBTICS潛艦戰鬥管理系統,是艦上指管通情與戰術控制的中樞, 透過雙冗餘網路總線連結艦上所有的導航、通信、偵測裝備、電子支援系統、作戰與武器射控裝備,最多能配備六個能互相備援的雙屏幕多功能彩色顯控台,此外也能透過資料鏈獲得友軍傳來的資訊。SUBTICS潛艦戰鬥管理系統 使用開放式架構,大量採用成熟的商規硬體(包括高速RISC微處理器)以及民間通信傳輸協定(包括TCP/IP),日後能迅速而方便地進行升級,使用Unix作業系統,應用程式使用視窗圖表操作介面。除了 鲉魚之外,DCN設計的奧古斯塔90B傳統動力攻擊潛艦也配備了SUBTICS戰鬥系統。

電子作戰方面, 鲉魚可配備Thomson-CSF的DR-3000U D/K頻電子支援系統或EDO Reconnaissance Systems的AR-900電子支援系統。鲉魚還配備整合式導航系統(Integrated Navigation System,INS),綜合GPS、航行紀錄、深度、艦體姿態、周遭環境感測(包括周遭海水溫度與密度等)等資料。武裝方面, 鲉魚的艦首裝有六具533mm魚雷發射器,其中四具是只能使用魚雷的游出式魚雷管,另外兩具則使用法國特有的活塞連桿彈射式發射系統,除了魚雷外還能發射飛彈跟水雷。包含魚雷管的空間, 鲉魚總共能攜帶18枚魚雷或30枚水雷。 鲉魚型配備Ruelle公司研製的武器裝載與發射系統(SWHLS),能使用歐美國家現役各種魚雷,包括德國STN Atlas的DM2A4或SUT、法製F-17 Mod 2、美製MK-48或義大利WASS(Whitehead Alenia Sistemi Subaquei)公司的黑鯊(Black Shark)魚雷(法/義合作)、瑞典SAAB-Bofors的TP-2000等等,此外還能使用法製SM-39潛射版飛魚反艦飛彈。 鲉魚型的武器控制與裝載系統為DCN Ruelle公司提供的SWHLS,這是從海豚級(Dhpane)開始,法國潛艦長年使用的武器控制系統系列。 SWHLS的自動化程度頗高,僅需2名人員就能操作,魚雷管能在不到2分鐘的時間內完成再裝填作業;在緊急情況下, SWHLS也能迅速將故障失效、發生危險(例如燃料外洩)的武器,透過機械平台迅速移至兩具擁有彈射系統的魚雷管拋射至海中。

\在2006年歐洲海軍展中,DCN推出了一種名為馬林魚(Marlin)的柴電潛艦設計,基本上是 鲉魚型的進一步改良版,並 使用若干為法國新一代梭魚級(Barracuda class)核能攻擊潛艦而開發的技術。馬林魚型是DCN獨自開發的產品,與法西合作的 鲉魚型有所區隔。馬林魚級長76m,排水量1850~2000ton,潛航速率20節,改用X型尾翼來增加淺水域的適應性,並配備MESMA絕氣推進系統,可持續潛航二星期。

 

MESMA絕氣推進系統

「模組化船艦用動力系統」(Module d'Energie Sous-Marine Autonome,MESMA)是一種封閉式蒸氣循環絕氣推進系統(CCSTAIP),其概念最初於1982年由法國Bertin & Cie公司提出,日後的研發由DCN主導,其他參與廠商還包括Air Liquide、IZAR、Framatome-Thermodyn與Technicatome等等 。封閉循環燃氣渦輪發動機是全世界被提出並付諸實用的AIP,基本原理就是以某種熱源將循環流體加熱,通過渦輪進而轉動機械,經一個交換器回收廢熱而冷 卻,最後再回到熱源重新加熱,而此一循環稱為密閉布雷頓循環(closed-Brayton-cycle);這種循環不依賴提升渦輪轉速來改變能量輸出, 而是藉由控制循環氣體的密度來改變,如此可在穩定的轉速下使渦輪達到最大功率輸出,而這種循環氣體的管理就是密閉布雷頓循環系統的關鍵核心技術。漢姆斯. 華爾特(Hemulth Walter)所發明的過氧化氫封閉循環蒸汽渦輪機是第一種實用化的AIP,在1940年進行海上測試,德國海軍原本打算將此系統用於XXI潛艦,但由於 推出時間太晚而來不及在戰爭結束前形成戰鬥力;戰後英國與俄國獲得了此一技術進行研究,稱為 華爾特渦輪(Walter turbine),一度是潛艦延長水下續航力的主要研究。但華爾特發動機的最大致命傷是採用高活性的過氧化氫與高錳酸鉀反應來提供氧,存在極大的危險性爾後英國便追隨美國發展更有前景的核子推進系統。

DCN在1988年建造了輸出功率達400kW的酒精-氧氣燃燒平台進行測試,在1996年建造了MESMA全尺寸原型機進行海上測試,於1998年完 成,證實其可行性。MESMA是一種閉式循環雙迴路蒸汽發電機,基本運作原理與蒸汽渦輪類似,都是產生蒸汽進而驅動渦輪發電機來產生動力,不同的是蒸汽產 生的方式並非以鍋爐或核子反應器加熱,而是在主迴路的燃燒室中燃燒 燃料與氧氣,產生的700度、60bar的高溫高壓氣體送至熱交換器,進而將次迴路中的的水加熱為攝氏500度、15bar的水蒸汽驅動渦輪機,進而轉動 發電機供作艦上運作和推進之用;而使用過的主迴路蒸汽在經過冷凝器後重新返回燃燒室,進行下一次的循環。MESMA最初使用的燃料是甲醇,後來改為酒精, 未來 進一步研究柴油等其它燃料;至於燃燒所需要的氧氣則儲存在低溫低壓的液態氧儲存槽(攝氏-185度、2~10bar壓力),使用時由低溫泵送至加熱器,低 溫泵先將液態氧的壓力增加至60bar,而加熱器則將其氣化為氧氣作為燃燒之用。裝備MESMA系統使 潛艦的水下持續航行能力大增,例如 鲉魚AM-2000的水下持續航行距離便是CM-2000的三至五倍(不過MESMA能提供的航速僅4至5節)。與德國HDW開發的PEM燃料電池系統相 較,MESMA最大的優勢在 複雜度與成本較低,燃料取得也比較便利──乙醇與液態氧隨處可見,在多數國際商港都可取得;而德國PEM燃料電池的合金貯氫技術與相關設施則是HDW獨 家,後勤設施的要求 較高 ,只能本國少數基地設施才能進行。 理論上,MESMA採用渦輪而非往復機,因此噪音較低,特別是降低了傳播距離較遠的低頻聲噪;此外,MESMA也比較利於提高單機功率,有助於提升性能。

鲉魚AM-2000的MESMA系統具有兩種不同的工作模式:在純粹為艦上日常運作與推進的模式下, 單機具有90kW、110kW與130kW等不同的功率可選擇;而在額定的185kW總功率除供給潛艦運轉以及推進之外,其餘電力則可給蓄電池充電。當蓄 電池充滿後,MESMA便停止運作,由蓄電池供電,需要再充電時則再度啟動MESMA,如此不段循環 。兩具總功率200kW等級的MESMA系統安裝在一個直徑約10m的分段內,適用於2500ton級潛艦的改良,排水量約增加300ton左右。DCN 正致力於提高MESMA的輸出功率,目標是600kW,甚至1300kW。除了安裝於新造艦上外,MESMA也適用於現役潛艦的現代化改裝 。依照DCNS的說法,使用MESMA系統的鲉魚AM-2000能持續在水下航行2週(航速4節)。巴基斯坦在1994年向法國採購的三艘奧古斯塔- 90B潛艦中,最後一艘便裝備MESMA動力系統,前兩艘在日後在翻修時也會追加 。值得一提的是,德國MTU也曾在同時期研發過封閉循環渦輪系統,在柴油供應的沸騰器中產生高溫蒸汽,推動徑向渦輪連接發電機,轉速約為 30000rpm,不過此計畫隨後由於資金缺乏而終止。 然而實際上,與瑞典潛艦的史特靈AIP系統相較,MESMA的各頻譜噪音不像理論預期般擁有明顯優勢,但MESMA的體積與複雜度卻比史特靈高得多,對於 購置、系統布置、後勤維修都比較不利。到目前為止,MESMA獲得巴基斯坦方面 (奧古斯塔90B)的使用實績,而印度訂購的鲉魚潛艦也跟進採用。

外銷成績

在船台上建造的智利 鲉魚型首艦O'Higgins號,注意魚雷管與側面陣列聲納。

另一張O'Higgins號的照片,即將完工。

外銷成績方面, 鲉魚型繳出了漂亮的成績,目前已經先後取得了智利、馬來西亞、印度和巴西至少15艘的訂單,打破了過去柴電潛艦外銷市場幾乎由德國HDW柴電潛艦獨霸的情況,與同時期德國214型潛艦大致形成分庭抗禮的態勢;尤其是智利、印度與巴西過去都是HDW 209系列潛艦的用戶,都被法國奪去了江山。以下便分別介紹:

1.智利:

智利在1997年12月17日與法國DCN簽約,訂購了兩艘 CM-2000型 (無AIP),命名為奧希金斯號(O'ltiggins Q-279)與卡雷拉號(Carrera Q-280)號, 以取代該國從1970年代服役的兩艘英製妖王(Oberon)型柴電潛艦,當時合約價值約4.2億美元(計算其他相關費用之後,平均每艘成本約2.76億美元)。艦上的主要武裝為德製SUT以及WASS開發的新型黑鯊 (Black Shark)魚雷,以及智利向法國購買的SM-39飛魚反艦飛彈。智利這兩艘CM-2000型由DCN與IZAR分工建造,DCN的瑟堡海軍造船廠 (Cherbourg Naval Dockyard)負責艦體前半 段的建造,IZAR旗下的納凡提亞(Navantia)造船公司的Cartagena造船廠則建造艦體後半段。首艦O'ltiggins號的最後總裝及測 試由DCN負責,於2003年9月8日下水,2005年9月9日交付智利海軍,2006年1月成軍;而二號艦Carrera號則由IZAR方面進行總裝與 測試工作,在2004年11月24日下水,2005年交艦,2006年7月20日服役 ,並於2006年12月返抵位於智利的母港。

在2014年7月18日上午發生碰撞意外的智利海軍卡雷拉號潛艦,帆罩前部全毀。

在2014年7月18日約上午5時30分,智利海軍的鲉魚型潛艦卡雷拉號(Carrera Q-280)與一艘智利購自英國的Type 23巡防艦康德爾海軍上將號(Almirante Condell,FF-06)發生碰撞意外,卡雷拉號帆罩前部全毀,不過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2.馬來西亞:

皇家馬來西亞海軍的首艘鲉魚級柴電攻擊潛艦東姑.阿都拉曼號(Tunku Abdul Rahman)。

在1980年代中期,馬來西亞便將籌建潛艦兵力列入第五馬來西亞計劃(1986至1990年度)之中;在1980年直馬來西亞便曾派遣少數軍官至澳洲、瑞 典、巴基斯坦、德國、土耳其、法國等國接受相關潛艦訓練課程;不過在1990年代,由於財政問題,馬來西亞暫時終止了潛艦計畫。在2000年5月3日,馬 來西亞內閣會議批准馬國國防部對潛艦需求進行初步研究,馬來西亞購潛案遂重新啟動。在2001年4月17日,馬來西亞國防部成立潛艇報價研究小組。依照馬 來西亞的計畫,將購買兩艘新潛艦以及一至二艘用於先期訓練的中古潛艦,作為創建潛艦艦隊的第一步。法國、荷蘭、德國、西班牙、俄羅斯等國都參與這項競標 案, 最後法國/西班牙新造CM-2000鲉魚以及二手奧古斯塔級潛艦的組合擊敗了荷蘭RDM新造海鰻-1400/二手旗魚級、德國HDW新造214型/土耳其 二手209型TR-1200/1400等兩組人馬,獲得 皇家馬來西亞海軍兩艘的訂單(CM-2000型)。在這筆交易中,法國海軍移交一艘屆齡的奧古斯塔級潛艦Quessant號(S-623)給 皇家馬來西亞海軍,作為培訓潛艦官兵的訓練艦,並由DCN與IZAR在法國Brest海軍基地訓練馬國派遣的接艦官兵;此案完成後,Quessant號將 被馬來西亞接收回國,不過不會繼續使用,而是作為博物館展品,以紀念這段馬來西亞首批潛艦部隊誕生的歷程。

馬來西亞在2002年6月5日與法國Amaris簽約,採購兩艘鲉魚型(無AIP)以及相關的整體訓練支援作業(ILS) ,當時合約總值9.72億美元,建造工作同樣分別由DCN瑟堡廠與IZAR納凡提亞 的Cartagena廠負責,瑟堡廠負責艦體前半段,Cartagena則建造艦體後半段 。在2003年10月25日,第一艘鲉魚潛艦開始切割鋼板,並於2004年4月25日安放第一塊龍骨。在2005年,皇家馬來西亞海軍派遣的142名潛艦人員在法國布瑞斯特接受DCNS的訓練。首艦的總裝與測試係在DCN瑟堡廠負責,第二艘則改由IZAR納凡提亞廠進行 ,兩艦都以馬來西亞著名的元首命名,故又稱為「首相級」。首艦於2007年10月23日下水,命名採用馬來西亞國父東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S-630)之名;該艦於2009年1月25日交付皇家馬來西亞海軍成軍,再經三個月人員訓練與一個月維修後,於同年7月11日從法國土倫啟航返抵馬來西亞,隨即在9月4日由 皇家馬來西亞海軍正式接收 ;該艦原訂在2010年1月25日之前完成在馬來西亞周邊熱帶水域的潛航測試,然而由 於該艦發生一些機械故障(包括水冷卻系統和壓載艙內的高壓水閥等),在2010年2月中旬才修復,測試時程延遂後到2010年5月完成。二號艦Tun Razak號(S-631)則於2008年10月8日下水, 2009年11月5日在西班牙正式交付皇家馬來西亞海軍。武裝方面,馬來西亞海軍為鲉魚型潛艦配備了義大利WASS的黑鯊(Black Shark)重型反潛魚雷。

馬來西亞海軍的黑鯊533mm重型魚雷

一艘馬來西亞鲉魚型潛艦正在裝填黑鯊反潛魚雷。

皇家馬來西亞海軍總共為這兩艘鲉魚級(含所有項目)花費10億8411萬歐元,每艘潛艦平均造價約34億令吉(約6.38億美元),馬來西亞政府也計劃與Boustead DCNS海軍企業私人有限公司簽約,負責兩艘 鲉魚型服役操作期間的維修與升級工作。Boustead DCNS由馬國BHIC國防科技私人有限公司和法國DCNS S.A.公司合資成立,其中BHIC持有60%的股份,DCNS則佔股40%。在2009年6月3日,馬來西亞政府首度向Boustead DCNS公司發下維修工程的意向書,合約價值約6億令吉,為兩艘潛艦提供六年的維修服務。為了達成技術轉移的目的,DCNS還將提供一個價值達600萬歐元的專業技術包裹給Boustead DCNS公司,包括提供技術文件,維修工作流程、程序、標準與技術信息,並由法方為Boustead DCNS公司提供三年的人員訓練。

在2006年10月18日馬來西亞爆發的蒙古女子 Altantuya Sharriibbu遭馬國副總理兼國防部長Najib兩名私人保鑣(兼特警)殺害並以炸藥滅屍,此一震驚馬來西亞的凶案經追查後,牽扯到鲉魚潛艦的採購 弊端。根據馬國法院調查,Najib的前幕僚Perimaker在此案中嫌疑極大,他所擁有的Perimaker公司據說在馬國購買 鲉魚潛艦案中扮演仲介的角色,雖然馬國國防部表示潛艦案係由馬來西亞國防部直接與法國廠商接洽,但Perimaker公司在當時曾接受馬來西亞政府一紙價 值1億5600萬馬幣的合約,提供潛艦案的一些協調服務 ;這其中的關係,頗令人起疑。同樣採購兩艘鲉魚型,智利的花費卻是馬來西亞的一半,雖然雙方合約內容不同、很難直接比較,但難免受到外界的質疑與責難。

據說馬來西亞的魷魚級測試時,發現原本基於歐洲海域(如地中海、波羅的海)設計的魷魚潛艦,到了水溫、深度與開放程度截然不同的亞洲海域,某些方面發生問 題(由其是靜音性能不如預期),曾經花錢請澳洲顧問公司來研究問題(澳洲先前從瑞典引進柯林斯級潛艦設計時也面臨類似問題)。
 

3.印度:

印 度在1990年代 中期開始尋求新一代的柴電攻擊潛艦,名為Project 75,預定在30年內完成24艘新型潛艦,其中在2012年之前建成12艘,2030年之前再建成12艘。最初印度打算續購印度現有的德國HDW製TR- 1500型,但由於國內爭議過大而轉向法國採購鲉魚型,首批數量為六艘,其中最前面少數潛艦由DCN承造(無AIP),後續則由DCN授權印度 位於孟買(Mumbai)的 國營馬札崗造船有限公司(Mazagon Dock Limits,MDL)建造,預計在2010至2015年間交艦,屆時將取代現役的四艘德製TR-1500。 此外,向來為印度提供潛艦的俄羅斯也向印度推銷最新的Amur 1650型柴電潛艦,但由於諸多因素(包括法製AIP已經實用化,但俄國配套Amur潛艦的燃料電池AIP進度卻不理想)而被排除。

法印雙方對此案的交涉在1999年展開;在2002 年11月初,印度與法國高級防務委員會在巴黎舉行第五次會議,兩國針對印度 鲉魚級採購案進行了磋商;不久之後,印度國防部便批准購買六艘鲉魚型,並在印度國內建造,當時預計斥資20億美元,首艦預定在2010年左右交付印度海 軍。在2003年,印度與法國洽商的總價(潛艦本身)約為20至22億美元,印度方面則希望至多不超過25億美元,然而隨後法國將報價提高到34.8億美 元,因此雙方一度陷入僵局;在2005年中,傳出印度轉向德國洽商購買214型柴電攻擊潛艦。雖然歷經波折,在法方使出渾身解數強力遊說、降價以及端出其他附帶條件下,雙方在2005年9月中法國總理席哈克訪問印度期間確定了這筆交易,並於10月6日正式簽約,成為印度史上金額最大的一筆軍購案。

相較於鲉魚型的原始設計,Project 75潛航排水量較大,為1750噸(原本為1650噸以內),長67m,直徑6.2m;爾後印度更改合約,最後兩艘裝備AIP,艦體全長增為77.5m,潛航排水量增為2000噸。在印度要求下,Project 75配備德國Atlas 公司的CSU-83整合聲納系統(與印度先前購自德國的TR-1500型潛艦同系列),包括艦首主/被動聲納、被動測距聲納(PRS)、側舷被動陣列聲 納、拖曳陣列聲納等,採用全數位化技術與平行聯網架構,能同時追蹤8個目標,被動聲納最遠可探測30至60km外的水面艦艇,而主動聲納的探測距離可達 20km。

在此合約中,印度就潛艦項目將支付法方613.5億盧比 (約42億7200萬美元),包含技術轉移、作戰系統整合、設計建造與權利金等, 購買潛射飛魚反艦飛彈的總值為106.2億盧比;此外,負責建造的馬札崗廠獲得總值588.8億盧比的合約,建造所需的相關 裝備、物料成本為216億盧比。依照最初的合約,這六艘鲉魚潛艦並沒有配備AIP,但據說印度隨後決定修改合約,要求其中至少三艘配備AIP。在此案中, DCNS協助馬札崗廠組裝 潛艦,印度方面的自製率將逐漸提高,最後一艘的60%組件將由印度自製;此外,印度國營的印度航空公司也一併購買43架空中巴士(總值18億歐元);此 外,法印此行商討的議題還包括協助印度爭取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次、商用核能合作發展與反恐議題等,「交易」的範圍相當廣泛。2006年4月底,法國 開始製造印度第一艘 鲉魚型潛艦的部件 。在2006年12月,印度馬札崗廠開始組裝第一艘鲉魚型潛艦(於2007年5月23日正式舉行開工典禮),該艦命名為虎鯊號(Kalvari),最初預 定於2012年12月完工交艦,而後續五艦將以每年一艘的速度開工,預定於2017年交艦完畢。

然而,Project 75的建造工作展開之後,卻發生法印雙方對艦上主要關鍵設備、技術物料供應合約的歧見,法國要求將艦上裝備的價格由原合約的4億歐元(約8億美元)漲價為7億歐元 (約13億美元),漲價幅度相當於200億盧比;由於印度並未立即答應加價,法方遂拖延鲉魚型的藍圖、設計等技術轉移作業。因此,在馬札崗船廠建造的首艦開工後,只能焊接外殼,內部幾乎沒有東西可裝。在2008年5月28日,印度方面證實 這項歧見的存在。由於裝備漲價與工期拖延,Project 75六艘潛艦最後總共要花費超過2000億盧比。 根據2010年3月印度媒體的報導,法方要求漲價的主因,是因為最初簽約時由於印度國防部長等相關人員的的疏失,導致若干項目未能釐清;後續消息進一步指出,當時印度方面簽署合約時,項目只包括購買潛艦設計、技術和作戰系統,卻沒注意到項目不包含感測器、推進系統以及相關的次系統等,法國遂趁機提高相關設備總價。

此時,Project 75的進度延誤已經達到2年以上,原本首艘鲉魚預計在2012年12月交艦,然而實際上在2014年結束前都不太可能交付 ;而根據2010年8月初印度國防部長的說法,即便印度方面同意追加10億美元,首艘印度鲉魚型的交付時間甚至都可能推遲到2018年下半。這些延誤嚴重 打擊了印度潛艦的更新計畫,印度所擁有的16艘柴電潛艦(10艘俄製Kilo型、4艘德製TR-1500與2艘俄製狐步舞(Foxtrot)型)日益老 舊,如新艦不能即時接替,到了2014至2015年, 印度海軍現役潛艦部隊規模恐怕會減少到五艘(依照2013年中旬的消息,此時印度海軍只剩10艘Kilo系列與四艘TR 1500等14艘柴電潛艦現役,其中Kilo系列中只有一半能夠值勤,而四艘TR 1500則亟需改良升級)。 根據2010年3月7日印度媒體報道, 在軍方和輿論的壓力之下,印度內閣安全委員會同意為Project 75追加200億盧比的預算來滿足法方漲價的缺口,使專案加速進行。 印度審計總署(CAG)曾猛烈抨擊印度政府,Project 75從1996年左右展開以來,足足用了9年才確定潛艦的廠商型號,此等延宕至少讓總成本增加283.8億盧比。此外,此案也在2006年初爆發官員向法國廠商索取回扣的醜聞,不過印度中央調查局在2008年5月透露,並無直接證據顯示出現弊端。

由於Project 75的延遲,導致印度潛艦更新計畫延後,因此在2011年底,印度內部也出現在既有Project 75計畫之中再增購3艘(配備AIP)的呼聲,使總數達到9艘,也可增快印度潛艦的汰換速度 ,但印度方面並未做成決定。根據2010年12月的消息,印度方面宣稱Project 75的歧見已經解決,延宕三年的建造計畫得以回到常軌,首艘鲉魚型預計在2015年交艦服役 ,後續艦以每9個月一艘的速率,至2018年全數交付完畢(此一時程在日後進一步推遲)。此外,印方也與DCNS洽商,為這批鲉魚型配備AIP絕氣推進系統,首先裝備於Project 75的第五、六艘 ,而前四艘也將在日後回廠大修時插入配備AIP的分段;此種AIP系統由印度DRDO主導開發的國產系統,參與的場商包括Thermax、IOCL、L&T、Texol、Indian Institute of Petroleum、 AKSA, CDAC, Gigitronics, ROLTA and MDL. DRDO units involved in the project are NMRL, CEEFES, NSTL、RCI、NPOL等.,DCNS則協助將其整合到Project 75潛艦上。如同前述,AIP並非Project 75合約最初的項目,因此必須追加額外的費用。

在2011年6月,DCNS印度分公司與印度的Flash鑄造公司簽約,負責供應鲉魚型的相關零組件。鲉魚型的印度國產部分經過嚴格的檢測,首先由法國 DCNS的專家對生產過程與質量進行初步審查,隨後把產品送往三個不同的國防實驗室樣機進行檢驗(包括DCNS海軍材料與結構實驗室)。在2011年9 月,DCN印度分公司與印度SEC工業公司簽署合約,轉移技術給SEC為印度鲉魚型生產所需的組件;在2012年5月,法印雙方簽署了第二份相關的技術轉 移合約。依照2012年2月底的消息,Project 75首批印度國產裝備項目已經運抵馬札崗船廠。 在2012年7月,印度SEC工業公司正式揭幕啟用一個在DCN技術轉移下建造、面積1500平方公尺的新廠房,用於生產鲉魚型的水密隔艙艙門圍板。

依照2012年9月初的消息,印度首艘鮋魚型可望在2015年6月交付,最後一艘則在2018年9月交付。 這比最初預定2012年12月交付首艦的時程大約延遲三年;延遲的原因除了前述因合約疏漏導致遭法方漲價之外,印度國防工業在適應新技術遇到的困難也導致 整個計畫的推延與漲價 ,而馬札崗船廠本身某些項目的採購成本也高於先期的預算 。最初法方認為馬札崗船廠的基礎設施與技術流程無法滿足建造鲉魚型潛艦的需求,使馬札崗船廠必須先更新基礎設施,除了需要將原本廠方的英制建造工具改為配 合法製潛艦的公制工具 之外,法方早在2006年就建議馬札崗船廠購買2000噸規格的捲板機來處理潛艦耐壓殼;但馬札崗船廠擴充基礎設施的計畫 也發生延誤 ,例如遲遲沒有購買捲板機,導致安賽樂米塔爾公司生產的高張力鋼板運到馬札崗船廠之後遲遲無法施工,之後馬札崗廠直到2011年才購買了捲板機,然而此時 捲板的合約已經外包給其他廠商,導致這台新購的捲板機只能閒置在船廠內;此外,某些分包給印度國防產業的子項目的實際成本也高於先期預算,而許多新建造技 術的引用都發生困難。在Project 75建造過程中,馬札崗船廠的加工精度無法滿足此型潛艦的要求,在艦殼焊接、設備艤裝、管線敷設等方面屢屢被法方監造單位和印度海軍代表認定不合格,要求 返工,導致工期一再拖延,建造成本水漲船高。 除了建造工作之外,法方的技術轉移工作也不順利。在2013年時,曾有報導表示,法方的六批「設計數據轉移」(TDD)資料中,包含需要由CAD 5軟體開啟的潛艦設計與技術資料,然而此時船廠並沒有引進CAD 5軟體,導致這些資料一度無法使用。由於國營馬札崗船廠的種種低效與拖延,印度海軍委員會甚至一度提議,將潛艦建造工作轉給民營造船廠以確保工期,當然這 種構想無從實施。

為了提高作業效率,馬扎岡船廠與法國造艦局和西班牙納凡提亞公司簽署協議,要求納凡提亞方面提供建議和管理等服務,合約效期至2013年3月15日;然而在合約期間,這些來自納凡提亞廠的顧問卻待在孟買,並沒與致力於協助進行建造工作。 到了2013年4月,消息傳出由於法國DCNS與西班牙Navantia在印度的前一階段技術咨詢服務到2013年3月31日結束,然而MDL船廠卻沒有即時獲得印度國防部的許可,使得10名來自Navantia船廠的西班牙技術人員在4月初離開本專案 ;由於諮詢服務未能繼續銜接,勢將進一步影響鮋魚型的建造計畫,此時估計印度首艘鮋魚型的交付時間會因此繼續推遲到2016年底(而後續艦估計以平均每9到12個月一艘的速率交付)。此外,此時法印雙方對Project 75的計畫超支仍有歧見,DCNS希望MDL能支付額外的技術支援費用。在2014年11月,印度國防部長馬諾哈爾.帕內卡爾(Manohar Parrikar)表示首艘Project 75能在2016年9月交付;然而到2015年2月27日,哈爾.帕內卡爾則表示首艘Project 75無法在2016年交付,因為負責建造的馬扎岡船廠面臨國產建材不足的困境,不得不從國外引進。

魚雷方面,印度對歐洲廠商展開公開招標。在2013年3月下旬,印度正式選擇義大利WASS(Whitehead Alenia Sistemi Subaquei)公司的黑鯊(Black Shark)魚雷。 原訂這筆交易價值3億美元,共包含98枚魚雷,首批20枚在WASS原廠製造,其餘78枚則技術轉移至印度巴拉特動力公司生產。不過競爭對手德國STN- Atlas指控競標過程不透明且規則明顯利於WASS,並向印度當局提起上訴 ,導致魚雷採購案延宕 ,並受到印度當局的調查。由於義大利奧古斯塔.偉斯特蘭(AgustaWestland)在印度空軍直昇機採購案中爆發行賄醜聞,印度取消原先與該廠在 2014年1月簽署的12架AW-101直昇機採購合約(價值5.6億美元),而這項醜聞還波及到其母公司 Leonardo-Finmeccanica,而WASS公司同樣是 Leonardo-Finmeccanica的子公司;2014年5月印度大選之後,新政府宣布將 Leonardo-Finmeccanica以及其子公司列入黑名單,除了已經簽署的合約繼續執行之外,其他新簽署的合約都取消,且Leonardo- Finmeccanica以及其子公司不得參與印度新的軍備採購案。在2016年5月下旬,印度國防部正式宣布取消與WASS簽署的黑鯊魚雷採購合約。

此外,印度防衛研究發展組織(Defense Research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DRDO)旗下的海軍科學技術實驗室(Naval Science and Technological Laboratory)也自行開發了Varunastra潛射線導重型魚雷,雷體重1500kg,雷體長7.6m,採用鋅銀電池推進,速率38節,射程約 20km,戰鬥部250kg,採用主/被動聲納尋標器加上線導,並結合GPS定位裝置;印度在2017年2月下旬宣布,將在Kilo級潛艦上測試 Varunastra魚雷。印度海軍訂購了73枚,價值1.32億美元,由布拉哈動力公司(Bharat Dynamics Limited,BDL)生產,而印度也向越南推銷Varunastra魚雷來裝備越南的Kilo 636M潛艦。此外,印度總理Manohar Parrikar在2016年6月26日宣布發展Varunastra魚雷的艦射衍生版。 

 在2015年3月下旬,印度新聞報導宣稱Project 75計畫已經進入常軌,2016年9月可望將首艦交付印度海軍,之後以每9個月一艘的速度,在2018年將六艘潛艦交付完畢。 在2015年4月6日,Project 75首艦虎鯊號在馬札崗船廠舉行命名下水儀式,次日移出船塢進行下水作業,隨後拖到印度海軍船塢工廠安裝設備,隨後就展開靜態測試,2016年5月1日首次試航。 在2017年3月2日,虎鯊號首次在水下試射法製SM-39飛魚潛射反艦飛彈。虎鯊號在2017年12月14日正式服役,這是17年來印度海軍獲得的第一艘柴電潛艦。

Project 75後續計畫:Project 75I

Project 75首艦虎鯊號在2016年5月1日首次試航的畫面。

虎鯊號試航中的照片,攝於2017年5月。

 

在Project 75引進六艘法國鲉魚型之後,印度海軍計畫購買更多柴電潛艦,並在2007年11月通過必要性評估(acceptance of necessity)。根據2008年8月的報導,在第一批六艘 鲉魚型潛艦之後,印度還打算進一步購買更多新型柴電潛艦;如包含首批六艘鲉魚型,印度打算在30年內陸續獲得總數24艘的新型柴電潛艦。首先,印度打算續 購 第二批六艘鲉魚型,仍在印度本國馬札崗等船廠裝配,建造工作將緊接在首批六艘鲉魚之後;至於剩下12艘的數量,印度打算另外招標新的設計(稱為 Project 75I),將在印度國內建造,甚至不排除在國外廠商協助下,由印度本土主導設計新的國產柴電潛艦,而絕氣推進系統將是基本需求之一。

  在2008年10月,針對下一階段柴電潛艦需求,印度向國際間幾個主要柴電潛艦大廠發出需求徵詢書(Request for Infornation,RFI),對象包括法國專門負責軍火出口的Armaris、德國HDW、西班牙Navantia以及俄羅斯 Rosoboronexport等,因此 鲉魚與後續改良型將繼續與德國214型 、西班牙S-80、俄羅斯阿穆爾(Amur)等主要對手繼續角逐印度柴電潛艦換裝的市場。 在2009年,鑑於Project 75裹足不前,印度海軍曾建議提前展開Project 75I計畫,但印度政府並沒有立刻下定決心。 根據2010年7月初印度國防單位的消息,Project 75I的預估成本已經上漲到5000億盧比,相當於110億美元,六艘潛艦平均每艘耗資18億美元以上,成本上漲幅度十分驚人。印度海軍希望 Project 75I展開之後,第一艘潛艦能在計畫開始之後六到七年成軍。依照2010年的規劃,印度防衛獲得委員會(Defense Acquisition Council)打算將六艘新柴電潛艦中的三艘分配給馬札崗建造,其餘則由維薩卡帕特南(Visakhapatnam)的印度斯坦造船廠(Hindustan Shipyard)建造。

在2013年6月,傳出印度財政部(Indian Finance Ministry)對於海軍新購六艘柴電潛艦(Project 75I)的計畫有疑問,推遲印度海軍要求用來建造潛艦的120億美元資金。在2013年9月中旬,印度國防採購局批准印度海軍購買六艘Project 75I柴電潛艦所需的79億美元。依照2013年底印度海軍的說法,Project 75I的六艘之中,四艘會在印度國內建造,兩艘由國外船廠建造;最初Project 75I六艘打算全在印度建造,然而2013年8月中旬發生的Kilo潛艦INS Sindhurakshak(S63)因裝填彈藥走火而在孟買港爆炸沈沒,使印度對於潛艦汰換的壓力加遽 ;但考量到印度船廠效率低落,所以將前兩艘Project 75I轉移至國外建造。原訂Project 75I應該在2013年內決標,但隨後一再拖延,目前希望在2015年內。由於Project 75I嚴重落後,印度不得不在2014年規劃為現有的Kilo潛艦進行大規模的延壽工程。

在2014年10月25日,印度政府正式宣布展開新購六艘柴電潛艦的計畫,並準備 在2015年向世界各國潛艦廠商發出需求徵詢書 (Request for proposal,RFP) ,預算總額約130億美元 以上(估計5000到8000億盧比),有興趣的廠商包括法國DCNS、德國TKMS、西班牙納凡提亞以及俄羅斯Rosoboronexport等 。新潛艦仍將在印度本土建造。在2015年1月,印度總理穆迪(Modi)表示已經主動詢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否有意參與Project 75I潛艦的競標。日本在2014年正式以「防衛技術轉移三原則」取代原本消極禁止軍事技術出口的「武器出口三原則」,澳洲已經積極地與日本接洽合作開發新一代潛艦。

在2015年2月下旬,印度安全委員會做出決定,將恢復最初1999年Project 75的計畫目標,購買總數24艘的新型柴電潛艦;照原訂計畫,前12艘應該在2012年就全部建成,但到了2015年初實際上一艘都沒下水。 在2015年3月9日,印度媒體報導印度拉森&特博洛和皮帕瓦沃國防&海上工程公司獲得印度國防部價值約95億美元的合約,成為建造六艘Project 75I的廠商。

在2015年4月下旬,印度「星期日衛報」報道表示,當年印度內閣安全委員會希望透過引進鲉魚型潛艦,從法國獲得技術轉移與造艦業務培訓,以「移交-經營 -移交」的合作方式在印度建立起本國的先進潛艦生產線。可是Project 75項目實際執行的結果卻讓印度政府非常失望,不僅進度嚴重落後並大幅超支,負責的馬札崗船廠也嚴重依賴法國方面的後勤支援和技術協助,船廠在潛艦製造工 藝(例如艦殼焊接)也無法達到大規模生產的要求,無法進行有效的質量控制,令印度海軍非常不滿。這或許是後續的Project 75I不再交給馬札崗船廠建造的原因。該報導也宣稱,印度軍方已經將法國視為一個「不可靠的合作夥伴」,法方恐難獲得Project 75I的訂單。

在2017年7月下旬,消息傳出印度正式對國際間各主要潛艦廠商下達Project 75(I)潛艦計畫的資訊徵詢書(Request for Information,RFI),預計在2018年底宣告L1階段的評估結果。此時Project 75(I)計畫打算斥資5000億盧布(78億美元),獲得六艘新型柴電攻擊潛艦並在印度境內建造。印度總共對六個不同國的柴電潛艦廠商下達RFI,分別是日本川崎重工( Kawasaki Heavy Industries)與三菱重工(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 德國泰森.克魯伯海洋系統(ThyssenKrupp Marine Systems,TKMS)、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原DCNS)、瑞典SAAB、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俄羅斯魯賓設計局(Rubin Design Bureau)。在Project 75(I)之中,印度要求廠商完全轉移潛艦設計、製造技術(含軟體原始碼),完全在印度本國廠商建造,並能針對印度的需求進行修改,整合印度國產系統,如垂直發射的布拉莫斯(BrahMos)反艦飛彈。在2017年10月下旬,消息傳出日本的三菱與川崎重工決定不回覆印度Project 75(I)的RFI,不參與競標;日本決定不參加競標的主要原因在於,日本對於軍事技術出口(尤其是潛艦技術轉移)仍然非常保守,印度方面要求100%的技術轉移(涵蓋設計、建造技術、材料、作戰系統軟體原始碼等等),使印度廠商能完全吸收並在將來自行進一步發展印度本國的潛艦,而日本不願意如此大方地提供對他們視為機密的潛艦技術。印度一位退役海軍軍官Abhijit Singh對媒體表示,日本方面對潛艦技術的敏感程度高於其他政府,而且潛艦建造工作完全會在印度國營廠商進行,三菱與川崎很擔心如果印度方面的執行工作出了差錯,將影響這兩家日本企業的商譽;Abhijit Singh並表示,相對於印度方面的需求,日本提供的蒼龍型過於龐大複雜,如果要針對印度的需求大幅修改設計,風險就會大為提高,工作程序也會更複雜。印度與俄羅斯長久以來就有緊密的軍備合作,包括海軍艦艇與潛艦,因此日本自然擔心若將潛艦技術轉移給印度,將流向俄羅斯、中國等敵對陣營。一位曾多次參與印度軍事採購評估小組、位於新德里的獨立國防專家K.V. Kuber表示,印度潛艦的選項最可能是在法國DCNS(此時已改名為Naval Group)以及德國HDW (Howaldtswerke-Deutsche Werft,屬於TKMS集團)之中二選一。

 

印度鲉魚型潛艦洩密事件

(上與下)在2016年8月23日,消息傳出印度鮋魚型潛艦大量機敏資料文件外洩。

此為澳洲媒體The Australian披露的部分洩漏文件中,鮋魚型潛艦環形聲納的結構圖。

可以看到文件上標由「限制」(Restricted)的字樣。

在2016年8月23日,澳洲媒體澳大利亞人報(The Australian)獨家披露,印度鲉魚型潛艦的大量機密資料外洩,總共有至少22400頁的技術資料外洩,包含詳盡的潛艦機敏資料與技術特徵 ,法國方面開始調查。依照澳大利亞人報的報導,外洩資料中有4457頁關於潛艦的水下傳感器,4209頁關於水面的傳感器,4301頁關於戰鬥管理系統, 493頁關於魚雷發射系統,6841頁關於潛艦通信系統,2138頁關於潛艦導航系統。外洩的文件內容記載了鲉魚型潛艦潛航時不同航速下的聲噪 水平、浮航時的聲噪、螺旋槳推進器聲噪特徵、磁場強度、紅外線特徵、潛航深度、續航力、自持力、使用潛望鏡時的航速與其他條件限制、電子截收系統蒐集的電 磁頻譜範圍、戰鬥系統與魚雷發射系統的規格等等。更有甚者,這批資料中還包括一些與印度無關的DCNS其他軍售案機密資料,包括銷售給智利的法製巡防艦、 原本為俄羅斯建造的兩艘西北風級兩棲突擊艦(後來轉售埃及)等等,因而顯示這些機密資料很可能是從DCNS內部洩漏。

此一嚴重的洩密案不僅引起印度官方高度重視,也引發澳洲方面的關切;在2016年4月下旬,法國DCNS在澳洲SEA 1000未來潛艦計畫中擊敗德國、日本等競爭對手,將為總價值高達500億澳幣的澳洲潛艦案提供短鰭梭魚型(Shortfin Barracuda)潛艦方案。而印度鲉魚型潛艦機敏資料外洩事件不僅讓澳洲方面憂慮法國方面的保密能力,連帶也使此案中負責提供作戰系統整合與武器系統的美國有所顧忌,而吝於將與美國海軍同等的最先進技術提供給澳大利亞。

對於這項洩密案,DCNS在澳大利亞人報披露消息當天晚間就向澳洲政府回應,並展開調查,同時向澳洲官方類似的洩密不會發生在澳洲潛艦案中。當時DCNS暗示鲉魚型潛艦機密資料是在印度境內外洩,而不是在法國本土。DCNS 表示,在法國、澳洲的合作模式下,不會有任何法國官方無法控制的技術資料,因為法方在此案中直接負責把技術資料傳遞轉移到澳洲,所有資料轉移、存取控制都 在法國手中;但在與印度的合作模式下,DCNS只負責提供設計並協助印度本國廠商進行建造,不負責技術資料的管控 。DCNS甚至。對於這項洩密案,澳洲國防工業部長(Minister for Defence Industry)Christopher Pyne也隨即發表一份聲明,表示這項洩密案不會影響澳洲本身的潛艦案 ,而接下來澳洲潛艦案的機敏資料流向與管控會以最嚴格的安全標準來執行。DCNS一開始也懷疑,這次洩密案是否為競爭對手針對DCNS的破壞(例如先前在 澳洲潛艦案競爭中失敗的德國與日本)。

然而,稍後澳大利亞人報在8月29日披露取得獨家機密外洩資料 的來龍去脈,顯示這些機密資料一開始就是由DCNS內部洩漏。這項消息是由一名曾在新家坡軍事裝備相關的代理商任職的澳洲人員向 澳大利亞人報方面披露。依照報導,這些機密資料一開始是在2011年由一名DCNS的次承包商人員違規帶出,這些資料原本被認為在2011年就被銷毀了; 這名人員原本是法國海軍軍官,在1970年代初期從法國海軍退伍後在DCNS任職超過30年,在承包印度鲉魚型潛艦時他以經離開DCNS並成為DCNS相 關業務的次承包商。據信這名資深人員聯手一名在DCNS工作的前同事,違反各種規定與相關法律,將這些機敏資料違規從DCNS中拷貝出來,兩人帶走資料後 到一家位於南亞的軍火代理商任職;推測這兩人可能是將這份關於印度鲉魚型潛艦的機密資料當作他們在新公司中任職的指引。然而之後這兩人與這家南亞公司的上 司(一名西方人)鬧翻,遭到解雇,然而兩人當初從DCNS帶走的印度鲉魚型潛艦的資料仍留在公司裡;根據報導,兩人中至少其中一人曾要求回公司取出這些資 料,但是遭到拒絕,兩人都不被允許再度進入這家公司裡(該公司的人不知道其中有違法的機密資料)。隨後這家南亞公司將這兩名法國前DCNS職員的業務交接 給一家總部設在新家坡的代理商,這家代理商的IT部門主管(應該同樣不知道手中有違規的機密資料)曾嘗試將這些資料上傳到位於雪梨的網路伺服器,交給一位 接替這兩名遭開除的法國人的業務的澳洲職員──也就是向 澳大利亞人報披露洩密的人。這家公司的要交接的資料──包含印度鲉魚型的機密資料──在2013年4月18日被存放在一般對外連線的網路伺服器上,不確定 這些機敏資料存在於伺服器中經過多久(可能數天,但也有可能長達一年), 也無法保證在這段期間這些資料是否以經遭到他國的情報單位在網路上取得。由於資料內容過大,無法透過網路傳輸到雪梨的網路伺服器,因此這家不知情的新家坡 代理商將其儲存在一般的(未加密)資料硬碟裡,透過常規的郵寄送到雪梨。 在4月24日,這名已經在軍事防務業界有多年經驗的澳洲人員從郵局拿到了這個硬碟,並在自家電腦中檢視檔案,原本以為收到的是一些敏感層級低的一般性海軍 計畫,然而打開的卻是大量完整透露印度鲉魚型潛艦各項關鍵性特徵與能力的高機密文件。當天晚上,這名澳洲人員立刻將這些資料轉移到一個加密的硬碟中,然後 以特殊的軟體將原本的硬碟完全清除,並在後院以榔頭將其擊碎銷毀。隨後,這名澳洲人員將這個加密硬碟保存在自己辦公室一個上鎖的保險櫃中,並繼續在該公司 任職兩年。直到2016年4月,澳洲政府宣布法國DCNS提供的短鰭梭魚潛艦(Short fin Barracuda)在澳洲SEA 1000潛艦案獲勝後,這名澳洲人員決定披露這起嚴重的洩密,提醒澳洲政府,DCNS對於控制機密資料存在重大缺陷,澳洲方面必須特別注意與DCNS合作 時的保密問題,否則將會嚴重影響到澳洲甚至美國的國防安全;在墨爾本郊外Elsternwick一家名為Cafe Loco的餐廳中,這名澳洲人員與The Australian的記者會面,將消息披露,隨後在接下來的週一(8月29日)將這個加密硬碟轉交給澳洲政府;澳洲政府當局知道這名澳洲人的名字,而這 名澳洲人在整個過程中也沒有觸犯任何法律。這名長年經手國際軍事工業的 澳洲資深人員向路透社透露,洩漏的資料將嚴重影響每個鲉魚型潛艦的客戶,包括印度、馬來西亞、智利乃至於尚未開工的巴西等;這些資料的份量之大、對各項關 鍵機敏參數記載之詳細,能透露潛艦絕大部分的關鍵性能與特徵。 而最初將機密資料違法帶出DCNS的兩名法國職員,未來恐將面臨重罪起訴。

這起洩密案似乎很快就開始影響印度接下來的軍備決策。在2016年8月30日,也就是洩密案爆發大約一星期,印度國防部否決了DCNS一項透過外國直接投 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管道在印國防研究發展組織(Defenc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DRDO)指導下、在印度設立一個專門研究發展潛艦用AIP系統的外資公司(由DCNS百分之百出資)的提案。印度國防部在 2016年6月變更FDI法案,允許外國廠商得以在印度本土設立百分之百外資的國防公司,而法國DCNS是第一個提案者,在2016年初就向印度當局提出 FDI許可,不過在3月被印度商業/工業部長(Ministry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的國外投資鼓勵委員會(Foreign Investment Promotion Board)推遲;DCNS成立這個子公司不僅是瞄準印度打算在最後兩艘Project 75潛艦上追加AIP的計畫,同時也為印度打算在2017年展開、斥資120億美元建造六艘AIP型潛艦的Project 75I計畫佈局。印度國防部方面並沒有正式評論,否決DCNS提案是否與洩密案有關,僅表示DCNS打算提交的方案與DRDO正自行開發的潛艦AIP類 似;一位印度資深海軍官員表示,DRDO自行開發的AIP系統正在計畫定義階段,正準備建造測試原型,並裝備於最後兩艘Project 75潛艦上。一位不具名的資深軍事專家表示,DRDO內部擔心DCNS打算在印度設立的外資分部,將使DCNS能直接向印度國防高層推銷其AIP系統,進 而排擠DRDO自身的計畫,這是印度國防部否決DCNS提案的主因。已經退役的印度海軍將領Arun Prakash反對國防部否決DCNS提案的作法,認為印度仍應從國外引進這種高價值的先進推進系統技術;而印度前國防部財政顧問Amit Cowshish也表示,此時取消DCNS的提案無助於解決洩密案已經造成的傷害,也無法挽救印度海軍的顏面。


4.巴西

在2008年12月23日,法國與巴西總統正式簽署一筆總值86億歐元(約120億美元)的軍售協議,包括出售四艘鲉魚潛艦, 並協助巴西建造核能攻擊潛艦(相關技術轉移等項目價值約40億美元),此外還以技術轉移/授權組裝方式出售巴西50架EC-725美洲豹 (Cougar)運輸直昇機,其中直昇機交易的總值約19億歐元。其中,巴西潛艦項目( PROgrama de Desenvolvimento de SUBmarinos ,PROSUB)總值約67.9億歐元(約96.8億美金),其中41億歐元(約46億美元)是支付給DCNS;PROSUB項目還包括翻新巴西海軍造船廠以及基地設施,以在巴西本土建造、操作、維護這些潛艦。這不僅是 鲉魚型第四筆外銷訂單,更是全球首樁在商業性軍事採購案中輸出核能潛艦技術的案例;而鲉魚之所以能在巴西案中擊敗 德國214型,法國願意提供核能潛艦技術是關鍵性的原因之一。 在巴西潛艦計畫中,巴西與法國在2009年合資在伊塔瓜伊(Itaguaí,靠近Sepetiba灣)成立海軍建造公司(ICN),作為巴西建造柴電與核能潛艦的基地;在雙方合作關係中,法國向巴西轉移潛艦相關技術、培訓與認證專業技術人員,使巴西發展出自主建造潛艦的能力。 依照2018年底的資料,PROSUB預算總額約83億美元;其中,建造潛艦基地的總費用約12億巴西雷亞爾(BRL,約6.54億美元),這部分巴西此時已經撥款了7.39億巴西雷亞爾(約2.25億美元)。

巴西購買的鮋魚型經過進一步放大,稱為S-BR,潛航排水量增至2000頓(日後資料是浮航排水1600~2000噸),艦體長度也增為75m(日後資料資料是72m),浮航速率20節以上,潛航深度大於300m,能在海上作業45天以上,編制35名人員,艦上配備六門533mm魚雷管並攜帶18件武器,理論上每年值勤天數大於240天。 在巴西的鮋魚型案中,首艦在法國建造建造分段並運至巴西的海軍造船廠組裝,後三艘則完全在巴西海軍造船廠 建造與組裝;而巴西海軍船廠所需的技術支援則由西班牙納凡提亞提供。依照巴西的規劃,2010年開始擴建位於伊塔瓜伊(Itaguaí,靠近Sepetiba灣)的巴西海軍造船廠設施 (ICN)以因應潛艦的建造工作,同時開始進行初步的設計規劃,船廠擴充於2014年完成。武裝方面,巴西海軍選擇了法國最新開發的F21型533mm潛射魚雷來裝備本國的鲉魚型潛艦。

巴西的S-BR首艦(S-BR1)瑞亞楚洛號(Riachuelo S40)於2010年5月27日在DCNS位於瑟堡(Cherbourg)的廠區安放龍骨,建造期間巴西方面的人 員在瑟堡船廠接受訓練並觀摩 ,分段在2012年下旬送至巴西伊塔瓜伊海軍造船廠(ICN)開始組裝(該艦原訂2014年交付巴西海軍) ,由巴西核能重型設備公司(NUCLEP)負責的最後一個耐壓殼船體在2015年9月2日送至巴西海軍造船廠;二號艦Humaitá(S41)於2013年9 月1日在巴西海軍造船廠開工,原訂2017年交付; 三號艦於2015年開工,2019年交付;而四號艦則於2017年開工,2021年交付。核能潛艦方面,從2011至2014年進行設計工作,2015年 完成設計並開始建造反應器,2016年正式開工建造,2020年完成反應器建造工作,2021年交艦。這五艘潛艦的所有經費,計畫在2029年全數付清。

(上與下)在2018年1月4日,由巴西國營冶金結構工廠(UFEM)建成的S-BR首艦(S-BR1)前部

大型分段(重619噸,長39.8m,高12.3m)經由一個320輪大型運輸車運往5公里外的伊塔瓜伊

海軍造船廠(ICN),與已經在船廠內的艦尾分段結構(長30公尺、487噸)合攏。這段陸上運輸

花了11小時,其間經過一條為了運輸潛艦分段而挖掘的隧道。

S-BR的建造工作中,分段由伊塔瓜伊海軍造船廠5公里以外的巴西國營冶金結構工廠(UFEM)製造;在UFEM建造好的潛艦分段由一個320輪的重型運輸平台運到伊塔瓜伊海軍造船廠(ICN),每次陸地運輸需要花約11小時,期間還會通過一個隧道(這是為了潛艦轉運而專門修建,挖穿UFEM與造船廠之間的山丘)。在2018年1月4日,由UFEM建成的S-BR首艦(S-BR1)一個大型分段(重619噸,長39.8m,高12.3m)經由這條陸地通道運往海軍造船廠,隨後就會與船廠內另一個長30公尺、487噸的潛艦分段完成組裝。S-BR1瑞亞楚洛號(Riachuelo S40)原訂在2018年中下水,實際上在2018年12月14日上午舉行下水典禮

(上與下)2018年12月14日,巴西建造的首艘鲉魚型潛艦瑞亞楚洛號(Riachuelo S40)

在伊塔瓜伊海軍造船廠下水。

在2017年5月20日,巴黎人日報(daily Le Parisien)報導,法國司法單位正在調查2008年法國出售?魚型潛艦給巴西是否涉及弊案。 在2016年秋季,法國國家金融檢察官(financial prosecutor)就開始調查,在巴西潛艦案中,法方對外事務相關人員 是否曾對巴西方面行賄,而之後又有部份行賄款項以回扣的形式從巴西流回法國。在巴西潛艦案中,法國DCNS的巴西當地 合作夥伴Odebrecht已經被巴西政府以涉嫌貪污為由調查。一位專家表示,海外軍售不僅僅只是一般的商業交易,背後還 涉及戰略關係,在程序與資金流動都要適應當事國的法律規範;在過去,法國為了贏得國外軍購而支付的金錢, 以其他形式流回法國,用來支持某些高層政客的政治活動。對此,DCNS發言人對美國防務新聞(Defense News)表示, DCNS向來嚴格遵守國際法以及其他國家的法律。

5.巴基斯坦方面(未成)

在 印度的死對頭──巴基斯坦方面,繼1990年代引進三艘法製奧古斯塔90B潛艦之後,巴國打算進一步購入三艘更先進的柴電潛艦,此項需求吸引了德國、法國 與西班牙的廠商角逐。由於法國與印度才在2005年簽訂銷售六艘 鲉魚型的合約,法國擔心再向巴基斯坦銷售新型潛艦會觸怒印度,直到2006年5月才批准與巴基斯坦接觸。依照詹氏(Janes)防務週刊在2006年的報 導,一名巴基斯坦官員表示,巴基斯坦政府在2006年1月29日向歐洲數家潛艦廠商發出邀標書,法國DCNS(鲉魚型)、德國TKMS集團(214型)和 西班牙Navantia(S80型)都是對象。

在2006年,由DCN與Thales合組的法國造艦聯盟旗下Armaris出口公司向巴基斯坦推銷改良自 鲉魚的馬林魚型潛艦;同年8月28日,巴基斯坦官員宣稱法國已經向巴國提出三艘馬林魚型潛艦(含MESMA絕氣推進系統)的報價,包括配套的SM-39潛射飛魚反艦飛彈,總值約10~12億美元 。稍後又有傳聞,巴基斯坦將在近年洽商引進法國核能潛艦反應器技術的同時,購入一艘價值6億美元的鲉魚型潛艦,並分20年付清船款。然而稍後巴基斯坦對法購潛案就沒有下文了 。

從2007年起,巴基斯坦便改與德國接觸,希望購買三艘214型潛艦。 在2008年11月,國外媒體盛傳巴基斯坦即將針對此一軍購與德國簽約,總值預估為10億美元,巴基斯坦方面並宣稱將由德國授權巴基斯坦的國營卡拉奇造船 廠建造。消息發佈時,德國HDW表示雙方已經敲定絕大部分的合約內容,並且在雙方正式簽約後64個月內交付第一艘潛艦給巴基斯坦海軍,接下來的兩艘則以每 12個月的速度交艦。然而, 德國與巴基斯坦的潛艦交易再度引發印度的不滿;尤其是2008年11月印度孟買遭到嚴重恐怖攻擊之後,印度認定巴基斯坦的恐怖組織涉嫌重大,導致印巴之間 急速緊張,相關的情勢為214型潛艦軍售案帶來變數。

在2008年4月,巴基斯坦海軍派遣代表團前往德國,商談潛艦交易的具體內容。在2010年3月,又有消息傳出巴基斯坦總統打算放棄向德國採購潛艦,轉而 向法國與中國洽商。在2010年在4月27日,巴基斯坦政府派遣一個高階代表團前往法國,針對購買三艘馬林魚型進行協商。除此之外,巴基斯坦高層對於向中 國購買潛艦也極感興趣,因為中國向來扶植巴基斯坦作為其對抗印度的戰略盟友,巴基斯坦在多次向西方國家軍購碰壁(除了美國曾因核武議題禁運制裁之外,近年 影響力日強的印度也會對歐洲國家施壓、阻止其對巴基斯坦軍售),而中國總成為一個可靠的替代來源(包括中巴聯合開發的FC-1戰機、哈利德主力戰車以及F -22P刀劍級巡防艦等);此外,中國方面向來提供優惠的價格,據稱中方對巴基斯坦購買潛艦開出相當優惠的每艘2.3億美元單價。 當時消息傳出巴基斯坦考慮購買三艘馬林魚級以及四艘中國製造的潛艦(可能是宋級或元級),構成下一代巴國潛艦的骨幹兵力。 然而到2015年,消息傳出由於法國正積極爭取印度的潛艦市場,因此拒絕提供巴基斯坦潛艦。

 

6.其他

此外,法國 也向沙烏地阿拉伯推銷6~8艘鲉魚型潛艦以及FREMM巡防艦,但也沒有下文 。隨後DCNI/Navantia又以鲉魚去參與土耳其六艘新一代柴電攻擊潛艦的競標, 不過土耳其在2008年7月底選擇了德國HDW/英國海上力量公司(Marine Force International,MFI)的214型,土、德雙方將優先進行談判。

在2012年7月下旬,消息傳出新加坡開始與法國協商,購買四艘鮋魚型潛艦,目標是以技術轉移方式在新加坡建造。 在同時期,法國也以鮋魚型參與波蘭的新潛艦案,競爭對手包括德國TKMS的214型;波蘭打算購買三艘新潛艦,在2022年左右成軍。

DCNS也以鮋魚型投入2010年代挪威新潛艦的競標案,主要競爭對手也是德國TKMS的212型,稱為挪威鮋魚型(Scorpene Norway),宣稱將引進DCNS近年為法國海軍研製梭魚型(Barracuda)核子攻擊潛艦而開發的最新技術;不過挪威在2017年2月3日正式宣布選擇德國TKMS的Type 212NG潛艦。

在2018年1月初,波蘭新潛艦計畫已經進入競標程序,此時波蘭政府已經收到了三個廠商團隊的提案,包括德國TKMS的212通用型(212 CD)潛艦、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原DCNS)的鮋魚型(Scorpene)潛艦、瑞典SAAB集團的A26型潛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