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豐級獵雷艦

永豐 級獵雷艦的永順號(MHC-13055)。 此時該艦已經換回標準的海軍灰塗裝。

永豐級獵雷艦的永豐號(MHC-1301)

(上與下)停泊於左營基地內的 永豐級獵雷艦的永定號(MHC-1303)

永定號艦首裝置的T-75 20mm機砲。

永豐級獵雷艦的永順號(MHC-1305)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永豐級獵雷艦/中華民國
承造國/承造廠 德國/Abeking & Rasmussen廠
尺寸(公尺) 長49.9 寬9.8 吃水2.6
排水量(ton) 標準464.2 滿載558.3
動力系統/軸馬力 MTU 8V396 TB93型柴油機*2/2180

雙軸VSP

航速(節) 15
續航力(海里) 2877/12節
乘員 45
偵測裝備 Decca 導航雷達*1
獵雷裝備 Thomson-Sintra TSM-2022型獵雷聲納

Thomson-Sintra IBISV型水雷作戰系統

企鵝PA1/PB3獵雷載具各*1)

艦載武裝

T-75 20mm機砲*1

姊妹艦 共四艘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抵台時間 服役時間
MHC-1301 永豐 1988/9/14 1990/4/26 1990/10/29 1991/7/12
MHC-1302 永嘉 1988/9/14 1990/4/26 1990/10/29 1991/7/12
MHC-1303 永定 1989/3/23 1990/10/22 1991/5/2 1991/7/12
MHC-1305 永順 1989/3/23 1990/10/22 1991/5/2 1991/7/12

 


 

 

台灣四面環海,對航運外貿十分倚靠,而水雷正是扼殺海上經濟動脈最廉價、最合乎效益的方式。因此,建立一支掃雷兵力,在佈滿水雷的航道殺出一條血路,引導各國商船進出港口,便成為台灣海軍一個重要的課題。先前台灣海軍使用的10艘「永字號」掃雷 艇是1950年代美國軍援法案( Military Defense Assistance Pac,MDAP)而提供盟邦的大鸛鳥級(Adjutant class)近岸掃雷艇,有從美國直接接收,或由法國、比利時接收的二手艦),不僅裝備陳舊,艦體結構與機械隨著年歲的增長已經不堪使用,只能在看得到高雄壽山的近海範圍內作業,因此被戲稱為「壽山艦隊」。90年代,接替她們的「新永字號」陸續服役,第一種是本文介紹的德造全新MWW50獵雷艦,第二種則是美製中古的進取級(Aggressive)掃雷艦。

這項採購獵雷艦起於1980年代中期,當時海軍稱之為「靖海案」。當時台灣仍處於無法自歐美國家取得先進武器的窘境中,因此這筆交易是海軍歷經千辛萬苦,透過奇特的管道與手段方能完成。 在1988年,台灣與西德方面正式簽約,購買四艘MWW 50獵雷艦。由於中共的政治壓力,台灣不可能直接透過官方來採購武器,所以採用其他方式來掩護; 因此,這批獵雷艦在簽約時,名義上是中油訂造的「多功能近岸船」,交艦之後還得經過數年保密期才能公開成軍。 所以這四艦返國後的頭幾年必須裝模作樣,船身漆成中油公司的塗裝,中油的商標(CPC)自然也少不了,連艦上官兵都穿上中油公司制服。 首批兩艘獵雷艦(即永豐、永嘉)於1990年4月在德國出口報關時,當場被德國海關人員識破(據說是有人密報),使船艦一度遭到扣留 ,當時在法多交涉拉法葉採購案的艦管室主任雷學明因而心急如焚;不過最後台灣還是順利解決問題,四艘獵雷艦獲得放行返國。為了保密, 獵雷艦交艦時,係在半夜偷偷出海,進入浮動船塢後再運至台灣(夜間在海面進入浮動船塢是個相當危險的作業) ;在離開德國海域之前,接艦人員都必須躲在艦內艙中,避免遭到德國海關人員的盤查;而在運送過程中,為了避免被 德國的軍艦追蹤,海運公司刻意走大西洋,通過巴拿馬運河後進入太平洋,繞地球大半圈後才抵達台灣。 等到1995年合約保密期限過後,這四艘「多功能近岸船」才恢復了「獵雷艦」的身份,漆上海軍灰色塗裝與編號, 正式加入作戰序列。在1992年,建造這批獵雷艦的德國Abeking & Rasmussen造船廠也被德國政府以違反德國「聯邦武器管制法」處以75000馬克之罰鍰( 應該是事先套好的招);同時,德國政府也取消該廠對台灣的後續零組件供應許可,因此之後台灣就改向德國呂森(Lussen)造船廠尋求獵雷艦後勤維護與零組件支持。

早年在保密期之內,永豐級採用中油的塗裝來魚目混珠。

永豐級獵雷艦服役時是台灣海軍陣容中性能最佳的水雷作戰艦艇,延續了永字號掃雷艦的命名規則,編號則採用二代艦的四碼,首艦命名為頗有來歷的永豐。為了避免在作業時觸發磁性水雷,永豐級如同所有的水雷作戰艦艇捨棄鋼而改採木製船殼外覆強化纖維樹脂,並採用鋁合金上層結構,艦上只配置一門國造T-75 20mm機砲,以符合低磁性的要求。永豐級採用兩具特殊的五葉片垂直翼螺槳推進器(Voith Schneider Propeller,VSP),兼具船舵與推進器功能,還能實現原地迴轉與橫向移動等功能,搭配艦上精良的自動導航定位/駕駛系統, 可滿足獵雷/海洋探查所需的高精度船位保持需求。永豐級的水雷偵測裝備為法國湯松-辛特拉(Thomson-Sintra)公司的TSM-2022型(另一說是TSM-5462)固定式獵雷聲納與IBISV型作戰系統 ,搭配遙控獵雷載具,可有效完成完成水雷的搜索、標定與識別作業。TSM-2022型聲納的工作距離為100~500m,工作深度為10~100m。台灣附近的海域水文情況都會在一般的測量任務中建檔,萬一哪天發現海底多出 不明的東西,可能就是水雷。確認了水雷的資料後,永豐級就會派出艦上的企鵝遙控除雷載具進行識別與清除作業。企鵝載具由德國STN Systemtechnik研製,分為PA1與PB3兩種 ,作業時首先將PA1型送入雷區,以獵雷聲納偵測目標,並將聲納標定與目標影像等資訊透過光纖傳給母艦,供操作人員進行辨識;當PA1完成水雷辨識與定位後,就派出企鵝PB3前往企鵝1A標定的水雷位置,此載具可攜帶兩枚100公斤滅雷炸藥,透過攝影機確認水雷位置,然後將滅雷炸藥投放於水雷附近,最後以聲力遙控方式引爆炸藥、摧毀水雷。除了攜帶炸藥外,企鵝獵雷載具還能換裝與掃雷具類似的爆破式割刀以對付繫留雷與沈雷。除了獵雷任務之外,歷年來幾次尋找失事戰機、民航機殘骸,企鵝也幫了忙,例如1992年IDF戰機的第二號原型機失事 、1999年幻象2000失事以及在2002年華航的澎湖空難等 。企鵝PB3長3.56m,寬1.56m,高1.04m,作業深度200m,作業半徑600m,連結載具與船艦的光纖電纜長1000m,在四級海象以內可以作業,載具的電力透過載具本身的電池來供應(電池耗盡時需返回艦上充電)。除了企鵝載具之外,永豐級亦配備磁性感應與聲感應掃雷具,必要時可進行傳統掃雷作業,將未找到的水雷予以爆破。雖然擁有各式水雷反制載具,但永豐級還是有六名水雷爆破小組駐紮於艦上,負責水深50m以內的潛水掃雷任務。

(上與下)永豐級的企鵝PB3遙控載具。

 

然而,就如同1980年代後期海軍許多對歐洲的軍購案,獵雷艦案也無法倖免於弊案的陰影。在1993年尹清楓命案爆發後,台灣方面開始調查;在偵訊重要嫌疑人、海軍上校 郭力恆等人時,獵雷艦案與向義大利採購海測艦的弊案也遭到曝光。獵雷艦部分,據說早在1988年11月上旬,郭力恆便將海總內部關於獵雷艦購案的相關機密資料洩漏給 代理德國廠商的軍火商汪傳浦,使汪傳浦在有內幕消息之下,能以有利地位爭取到德國呂森造船廠的產品;為此,汪傳浦給了郭力恆1900萬台幣的賄款。 在2000年陳水扁政府上台後,法務部與監察院立刻開始重新調查拉法葉等海軍弊案,並在2001年7月5日展開第一波起訴,其中拉法葉案部分起訴六人;在獵雷艦案 部分,特調小組起訴了前海軍總司令葉昌桐、前海總艦管室中校袁友範以及前海總艦管室少校彭繼岡。在 1988年台灣與西德簽訂獵雷艦採購合約時,規定除交艦基本價款之外,另需依物價指數及工資變動等因素加計造艦增漲款, 但合約中沒有規定增漲款的利息是否也應給付;當時身為靖海案承辦人的袁友範,日後被指控於1991年6月利用相關業務機會,得知有增漲款有利息結餘, 遂以偽變造海總公文書方式,函請銀行詐領67萬德國馬克(約新台幣1146萬)增漲款與利息並侵吞。事實上,海總在更早便就發現袁友範涉嫌侵吞公款,然而當時獵雷艦案仍在保密期, 如果當時便將袁友範依軍法起訴,就會導致機密曝光,因此當時海軍總司令葉昌桐遂決定讓袁友範退伍 。日後檢方以貪污截留公款及偽造文書起訴袁友範,參與過程的德國採購小組小組長彭繼岡則以收受贓物罪起訴,而總司令葉昌桐也因為讓袁友範退伍的處置, 遭檢方以「包庇下屬」的罪名起訴。獵雷艦案於2004年在台北地方法院一審 宣判,葉昌桐被裁定在「維護機密」的前提下做出適當處置,因而宣告無罪,彭繼岡亦獲判無罪,而袁友範因犯行曝光時仍有軍職,受軍法調查管轄,因此不予受理;然而在2005年11月的二審時,除了葉昌桐 維持無罪之外,彭繼岡則由於「罪證確鑿」,改判有期徒刑1年2個月、剝奪公權3年,袁友範部分則發回台北地院重審。 在2009年10月間,台北地方法院針對袁友範做出一審宣判,判處有期徒刑7年;不過由於袁友範在偵查中已經坦承犯罪,且主動繳交所有不法贓款,因此台北地方法院在2010年6月30日二審宣判時,改盼袁友範有期徒刑3年8個月,褫奪公權3年。

由於企鵝獵雷載具原廠STN Systemtechnik以及供應獵雷艦零件的呂森造船廠積極爭奪台灣的合約,過程中發弊案(與前述汪傳浦、郭力恆乃至於尹清楓命案有關)而影響企鵝載具的後續維護,一度 導致整個艦隊裡只剩一具企鵝堪用的窘況。據海軍的說法,這種缺料的問題多半已經解決 ,且本地工廠已經有仿製企鵝載具零件的能力,故維修作業不一定要仰賴原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