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莎白女王級航空母艦(3)

 

在2017年12月7日,在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親自主持之下,伊莉莎白女王號舉行了成軍典禮。

在女王左手邊是安妮公主。

 

(上與下) 在2018年2月2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朴次茅茲啟航展開新一輪海試,此次首度搭載皇家空軍

第七中隊(RAF 7 Squadron)的CH-47契努克直昇機。


2018年6月21日,伊莉莎白女王號與春潮號(RFA Tidespring A136)艦隊油船在七海(Seven Seas)上進行橫向航行間燃

油補給演練;這是伊莉莎白女王號 第一次在海上實際接受燃油補給,此次共傳輸220立方公尺的F76船用燃油。

此時兩艦間距離42m,以12節速率並航。

(上與下)一架屬於820海軍航空中隊(820 NAS)的梅林MK.2反潛直昇機正在伊莉莎白女王號附近飛行作業。

 

(上與下)2018年8月18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朴次茅茲基地啟航,前往美國展開服役後首次海外部署以及海外港口訪問;

這趟部署會首次與皇家海軍F-35B艦載機隊會合並進行測試。

(上與下)2018年9月28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完成首次F-35B戰機垂直降落著艦。這兩架屬於美國海軍陸戰隊

的F-35B分別由皇家海軍航空隊飛行員Nathan Gray中校以及皇家空軍飛行員Andy Edgell駕駛。

2018年9月28日,F-35B完成首次降落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之後,隨即又進行第一次滑躍起飛。

兩架F-35B飛越伊莉莎白女王號上空。

 

伊莉莎白女王號的作戰室。

2018年10月2日,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進行第一次夜間降落,

項目包括使用以及不使用駕駛員頭盔夜視裝備。此為第一階段發展測試(DT-1)期間。 

在2018年10月底,伊莉莎白女王號在紐約港與冠達郵輪公司的瑪麗皇后2號(RMS Queen Mary 2 )豪華郵輪相會。

 

在伊莉莎白女王號甲板上操作的F-35B與梅林反潛直昇機,攝於2018年11月第二階段發展測試(DT-2)期間。

 

2019年8月30日,伊莉莎白女王號離開樸次茅茲前往美國展開Westlant 19部署,在懷特島(Isle of Wight)附近海域

與皇家勤務艦隊潮級艦隊油船力潮號(RFA Tideforce A139)會合。

 

(上與下)在2019年9月下旬,伊莉莎白女王號與其他參與Westlant19的船艦首次會合,包括Type 45飛彈驅逐艦龍號

(HMS Dragon D35)、Type 23巡防艦諾桑伯蘭號(HMS Northumberland F238)與潮級艦隊油船力潮號

(RFA Tideforce A139)。隨後龍號被派去與美國艾森豪號(USS Dwight D. Eisenhower CVN-69)的航母打擊群

一起工作。

 

(上與下)Westlant 19任務期間,美國海軍陸戰隊MV-22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起降操作。

(上與下)2019年10月13日,屬於皇家空軍617中隊(RAF 617)的F-35B首次降落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

(上與下)伊莉莎白女王號與Type 45飛彈驅逐艦龍號(D35)。此時三架

皇家空軍617中隊的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甲板上

伊莉莎白女王號機庫一景,此時庫內有4架F-35B與5架梅林直昇機。

伊莉莎白女王號的航空彈藥升降機

伊麗莎白女王號(後)與Type 23巡防艦諾桑伯蘭號(HMS Northumberland F238)同時接受艦隊油船

力潮號(RFA Tideforce A139)的補給。同時間伊麗莎白女王號也在進行F-35B的降落作業。

(上與下)在2020年6月9日,皇家空軍617中隊四架F-35B戰鬥機在伊麗莎白女王號飛行甲板上。

(上與下)皇家空軍617中隊F-35B戰鬥機正從伊麗莎白女王號起飛。

 

(上與下)在2020年9月2日,皇家空軍617中隊以及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211的F-35B飛抵伊麗莎白女王號,

準備參與聯合勇士202北約聯合演習;此時,伊麗莎白女王號達到了服役以來最大的載機數

(14架F-35B、8架梅林直升機) 

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211的F-35B從伊麗莎白女王號起飛

(上與下)2020年10月初,伊麗莎白女王號領軍的打擊群在北海作業,包括Type 45飛彈驅逐艦鑽石號(HMS Diamond D34)

與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Type 23巡防艦諾桑伯蘭號(HMS Northumberland F238)以及肯特號(HMS Kent F78)、

皇家勤務艦隊潮級油船力潮號(RFA Tideforce A139)以及維多利亞堡號油彈補給艦(RFA Fort Victoria A387),

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蘇利文兄弟號(USS The Sullivans DDG-68)以及荷蘭七省級飛彈巡防艦HNLMS Evertsen(F805)

2021年5月17日「打擊勇士2021」演習期間 ,伊麗莎白女王號與美國海軍兩棲編隊的旋翼機隊、LCAC氣墊登陸艇

一同航行。一同作業的美國海軍兩棲編隊是美國維京遊騎兵演習(Exercise Ragnar Viking)的陣容。

 

2021年5月19日,結束「打擊勇士2021」演習、準備返回樸次茅茲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與正在訓練的威爾士親王號

一同在南漢普頓與懷特島之間的水域編隊航行。伊麗莎白女王號甲板上擺滿了皇家空軍617中隊以及

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211中隊F-35B機隊,而威爾士親王號的甲板則一片空蕩。 

2021年5月19日,準備進入樸次茅茲的伊麗莎白女王號,甲板上擺滿了F-35B機隊。

2021年5月19日,準備返回樸次茅茲的伊麗莎白女王號,這是CSG21部署臨行前最後一次返港。

在CSG21部署期間,伊麗莎白女王號的甲板操作;一架屬於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211中隊的F-35B(前)正停在甲板上

待機,後方兩架F-35B正在懸降準備降落,其較前的一架屬於皇家空軍617中隊。注意這些F-35B翼尖都加裝外置掛架,

美國陸戰隊F-35B掛載AIM-9X短程空對空飛彈,而皇家空軍的F-35B則掛載AIM-132先進短程空對空飛彈(ASRAAM)。

畫面後方有一架「瞭望台」預警直昇機。此照片攝於2021年6月,當時CSG21打擊群正在東地中執行作戰,打擊

敘利亞、伊拉克境內的伊斯蘭國(ISIS)組織。

伊麗莎白女王號以及CSG21打擊群在2021年7月6日通過蘇伊士運河,航向紅海。  

2021年7月26日,伊麗莎白女王號通過麻六甲海峽。

(上與下)2021年7月底,伊麗莎白女王號跟GSC21編隊的春朝號(RFA Tidespring A136)艦隊油船以及

荷蘭海軍七省級飛彈巡防艦艾維斯特號(HNLMS Evertsen F805)在南中國海進行海上加油作業。

一架F-35B戰鬥機正從伊麗莎白號起飛。

在2021年9月4日下午,伊麗莎白女王號駛入日本橫須賀軍港,也就是美國第七艦隊基地。

伊麗莎白女王號在2021年9月4日下午進入橫須賀。背景是日本海上自衛隊出雲號(DDH-183)直昇機驅逐艦。

(上與下)9月6日日本防衛相岸信夫登上停泊在橫須賀港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訪問。此為隨行的日本產經新聞拍攝的照片。

2021年9月8日,伊麗莎白女王號從橫須賀港出發,隨即投入英、日、加拿大三國海軍的

太平洋皇冠21-3(Pacific Crown 21-3)聯合演習聯合演習。

2021年10月31日,伊麗莎白女王號與安曼海軍進行聯合操演,近處為安曼海軍風帆訓練船

RNOV Shabab Oman II

夕陽下的伊麗莎白女王號,兩架F-35B正在編隊降落。

2021年11月24日,美國、英國、義大利三國的F-35B都降落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

由左而右分別是皇家空军、美國海軍陸戰隊、義大利空軍跟義大利海軍的F-35B。

2021年11月24日,義大利空軍的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

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降落,舉升風扇以及機尾向量推力噴嘴

捲起大量水氣。

2021年11月22日,北約大使們搭乘三架美國海軍陸戰隊MV-22傾斜旋翼機訪問伊莉莎白女王號。

2021年11月下旬,伊莉莎白女王號(背景)與義大利加富爾號(Conte de Cavour C-552)

航空母艦一同航行操作。 

(上與下)2022年9月10日,伊莉莎白女王號人員在大西洋前往美國進行Westlant 22部署(頂替出航前故障的

威爾士親王號)路上,為9月8日逝世的英國女王伊莉莎二世白舉行哀悼儀式,鳴放96響哀炮。

 

──by captain Picard

 


(1)   (2)  (3) (4) 

圖片集 (1) (2) (3)

 

伊莉莎白女王號的試航與成軍

在2017年6月26日夜間,剛剛啟航的伊莉莎白女王號在夜間通過福斯橋(Forth Bridge),這是

伊莉莎白女王號從羅賽斯斯船塢出發入海之前必須通過的福斯河三座大橋的最後一座。通過時,

伊莉莎白女王號頂端距離福斯橋只有6英尺距離。

伊莉莎白女王號在2017年6月26日進行首次航行測試。第一階段試航持續5至6週,在蘇格蘭周邊以及北海區域, 測試船艦本身航行性能、續航力以及艦上主要機械(包括淡水製造、污水處理、輔設施等)。 依照原計畫, 第一次試航結束後,伊莉莎白女王號會在7月底回到羅賽斯船塢進行必要的修改與調整,在三週後展開進一步的海試。 完成船艦本身的海試之後,接下來會進行六週的作戰裝備測試,包含雷達系統、通信系統、 聯合作戰指揮管制系統等。完成這些測試後,伊莉莎白女王號會首度抵達英格蘭南部的朴次茅茲海軍 基地(未來該艦的母港),然後皇家海軍820直昇機中隊820 Naval Air Squadron的梅林直昇機以及相關人員會上艦駐艦進行操作測試 。等到廠方海試結束後,伊莉莎白女王號會在2018年1月到3月進行直昇機操作測試, 完成後在2018年3月前往美國東岸,與在美國受訓的皇家海軍航空隊F-35B艦載機單位會合 ,然後進行為期14個月的艦載機起降操作測試,在各種氣候條件下進行數百次起降。

在2017年7月3日試航期間,伊莉莎白女王號首次進行梅林直昇機的起降與甲板作業,第一架在伊莉莎白女王號甲板上起降的直昇機是皇家海軍第820直昇機中隊的梅林(Merlin)HM.2反潛直昇機。 在2017年7月中旬,正在第一階段試航的伊莉莎白女王號依照測試計畫在茵佛戈登(Invergordon) 停泊,進行加油與必要的檢查;此時,伊莉莎白航母建造聯盟(Aircraft Carrier Alliance) 的發言人證實,由在一個螺旋槳推進器附近發現碎屑,因此趁著伊莉莎白女王號在停靠茵佛戈登的期間進行必要的檢查, 包括派遣潛水人員到水下進行目視觀察,確保接下來的試航作業一切安全,在7月下旬從茵佛戈登出海繼續試航作業。 依照原訂計畫,伊莉莎白女王號結束這一階段海試時,應在7月底回到羅賽斯斯船塢內進行必要的檢修調整,然後才進行第二階段海試(測試艦上任務、作戰裝備);然而,此計畫遭到更改,伊莉莎白女王號跳過了返回 羅賽斯船塢檢修的程序,而是在茵佛戈登完成檢查之後,直接進行第二階段海試,然後前往樸次茅茲軍港。這可能是因為7月下旬伊莉莎白女王號在茵佛戈登的檢修時間超出預期,在茵佛戈登做了許多應該在 羅賽斯斯船塢進行的工作之後就繼續下一階段試航。

在2017年8月16日上午,伊莉莎白女王號首度進入樸次茅茲軍港停靠,經過維修調整等作業之後,在10月30日從樸次茅茲出發展開新一輪海上測試。 在2017年12月7日,在伊莉莎白二世女王親蒞主持下,伊莉莎白女王號舉行了成軍儀式。

在2017年12月18日,消息傳出伊莉莎白女王號發生大軸軸封有瑕疵、海水滲漏的問題,約每小時進水200公升。皇家海軍方面在12月17日證實,在試航期間就已經發現伊莉莎白女王號的軸封有問題,並在伊莉莎白女王號抵達樸次茅茲海軍基地之後停靠的期間進行維修,不需要進入船塢,在展開下一階段測試之前就可以完成,不會影響到日後的進度;然而,皇家海軍內部也有人私下表示,伊莉莎白女王號可能必須回到 羅賽斯船塢才能徹底修復軸封問題,而進塢檢修程序自然會增加不少額外的耗時與開支。英國國防部與皇家海軍表示,修復這個問題的成本需由承包商支付,因為這個問題是在試航期間就發現的;顯然皇家海軍為了不耽誤伊莉莎白女王號的成軍時程,並沒有堅持在此之前修復問題。此時,皇家海軍也趕忙檢查正在 羅賽斯船塢建造的二號艦威爾斯親王號是否存在類似瑕疵。BAE Systems表示,交艦之後通常仍會有一些工作持續進行,以解決一些小瑕疵,這種現象相當正常,而伊莉莎白女王號的軸封檢修工程會在2018年初完成。皇家海軍少將、前英國國防部作戰能力總監克里斯.派里少將(Rear Admiral Chris Parry)表示,交艦後仍存在漏水現象相當尷尬,但這並非嚴重問題;克里斯.派里少將表示,在試航期間,船艦性能與所有的裝備都要測試極限性能,推進系統自然承受很大的壓力,這可能就是軸封發生漏水的原因。

如同前述,伊莉莎白女王號先前在第一階段試航後,沒有照原訂計畫返回羅賽斯船塢檢修,而是在茵佛戈登檢修之後就直接展開第二階段試航;軸封漏水的問題可在7月停靠茵佛戈登期間就已經發現,由於當時進度已經落後,加上情況並非特別嚴重,為了不影響原訂交付成軍的期程,所以就跳過原訂的入塢。

 

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前部艦島

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後部艦島

伊莉莎白女王號艦橋的駕駛台。

(上與下)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廚房

伊莉莎白女王號的醫務室

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健身房

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士兵起居艙室。

 

在2018年2月2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朴次茅茲啟航展開新一輪海試,搭載皇家空軍第七中隊(RAF 7 Squadron)的CH-47契努克直昇機以及皇家海軍的梅林直昇機。這一輪測試主要是在天氣與海象條件相當廣泛的大西洋上進行直昇機起降測試,英國國防部下博斯坎普(Boscombe Down)基地航空測試與評估中心(ATEC)派遣的56名分析師和工程師組成測試團隊,在此系列測試期間於伊莉莎白女王號上蒐集2架CH-47與2架梅林直昇機在各種不同天候、海況條件下起降的相關數據;測試團隊人員需研究航母甲板運動艦上與飛機上的風速監測計數據等,分析直昇機在海上最業的極限點(因此測試並不侷限於航空母艦本身的操作限制)。其中,2架梅林MK.2總計完成450架次甲板起降測試,兩架CH-47總計完成540次起降測,兩種機型平均每天都要進行10小時飛行。伊莉莎白 女王號號在2月27日結束這一輪測試返回樸次茅茲,分析人員接下來會花費數月時間對這些起降數據進行分析處理,以確定各型直升機在伊莉莎白女王級航母上的操作限制(SHOL),包括梅林、CH-47、AH-64D、AW-159野貓等。 在2018年6月10日到23日的航行任務中,伊莉莎白女王號又在海上進行第二輪的直昇機起降操作訓練。

韋斯特蘭18部署

在2018年8月18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朴次茅茲啟航前往美國;此次部署稱為偉斯特蘭18號(Westlant 18),是該艦服役以來第一次海外部署,包括首次正式訪問國外港口;這趟部署包括進行F-35B戰鬥機上艦操作的一級飛行測試(First of Class Flight Trials,FOCFT)的前兩個發展測試階段,並會在2018年12月首次搭載屬於英國的F-35B返回英國本土。伊莉莎白女王號此行在9月6日首先抵達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梅港(Mayport)海軍基地,隨後在9月12日首次進入諾福克(Norfolk)海軍基地。

抵達美國後,伊莉莎白女王號立刻展開F-35B上艦起降操作的相關測試;在美國期間,伊莉莎白女王號穢與部署在美國馬里蘭州帕塔克森特河海軍航空站(Naval Air Station,NAS Patuxent River, Maryland)的F-35整合測試隊(Integrated Test Force,ITF)聯合進行一級飛行測試(FOCFT)。FOCFT分為三個發展測試階段((Developmental Testing,DT),分別是DT-1、DT-2與DT-3,每個階段分別持續大約3至4周,中間有一個間隔期,總共預計需要約11周。其中,DT-1與DT-2階段是在美國周邊海域進行,使用的測試飛機是F-35B的BF-04號和BF-05號驗證機,都屬於F-35整合測試隊,其中BF-04於2010年4月7日首次試飛,是第四架F-35B,也是整個F-35機隊(含A、B、C型)的第七架。BF-04是第一架安裝有完整機載感測系統和任務系統的驗證機,任務軟體為BLock1.0版本,具有基本的感測器/電子戰功能。F-35在系統開發發展和驗證階段(SDD)共投入各個型號共18架驗證機,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的測試是其中一個既定的工作項目(英國在F-35的研發階段投資了22億美元)。  在DT-1與DT-2期間,總共會有500多次的F-35B起飛和著艦,包括垂直著艦、滑躍起飛,以及英國為F-35B新發展出的滑跑降落模式(Shipborne Rolling Vertical Landing,SRVL)模式。這個測試日程預留有充裕的彈性時間以防任何問題;如果測試進展順利,程序就會按預定計劃進入下一輪的測試項目。至於FOCFT的第三個發展測試階段(DT-3)則是在英國周邊水域進行,並由屬於皇家空軍、海軍航空隊的F-35B與伊莉莎白女王號進行各項作戰測試。

在2018年9月28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完成首次F-35B戰機垂直降落著艦以及滑躍起飛,兩架屬於整合測試隊的F-35B分別由皇家海軍航空隊飛行員Nathan Gray中校以及皇家空軍飛行員Andy Edgell駕駛。在2018年10月2日,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進行第一次夜間降落,項目包括使用以及不使用駕駛員頭盔夜視裝備;以往艦載機飛行員使用夜視鏡時,艦上的燈光會造成炫光干擾;而伊莉莎白女王號甲板上則使用特別設計的LED燈光,不會對飛行員夜視鏡造成干擾。

同樣在2018年9月27日,一架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在南加州墜機,這是F-35B第一次墜機事故;隨後在10月11日,美國國防部宣布全世界所有F-35機隊暫時停飛,檢查與更換(如有必要)一段被認為是肇事主因的油管零件,所有更換作業會在24至48小時完成。

 

上與下)2018年10月2日,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進行第一次夜間降落,

項目包括使用以及不使用駕駛員頭盔夜視裝備。


 

在2018年10月13日,F-35B第一次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完成SRVL降落。在2018年10月16日,F-35整合測試隊伊莉莎白女王號完成FOCFT的第一階段發展測試(DT-1),並暫時返回美國帕塔克森特河海軍航空站。在DT-1期間,兩架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總共進行38架次飛行任務,執行98次短場起飛、96次垂直降落與兩次SRVL滑跑降落,涵蓋日間與夜間以及多樣的風力,以及有無機內武裝掛載等狀況。在測試期間,F-35整合測試隊總共有175名人員在伊莉莎白女王號執行必要工作。在DT-1與DT-2間的空檔, 伊莉莎白女王號在2018年10月19日首次抵達美國紐約市進行訪問。

在2018年10月底,F-35B整合開發測試隊的兩架F-35B返回伊莉莎白女王號,展開FOCFT的第二階段發展測試(DT-2),此階段持續到11月20日完成。DT-2階段的重點是在有外部掛載的情況下,測試F-35B的各種操作表現(包括滑躍起飛、垂直降落、SRVL降落)。在DT-2期間,兩架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進行了202次短場起飛、187次垂直降落與15次SRVL降落,總計在空中飛型75小時,並有54次在美軍的靶場投擲訓練用武器。 在2018年12月3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圓滿完成了在美國的偉斯特蘭18號部署,從諾福克基地啟航,在Type 23巡防艦蒙茅斯號(HMS Monmouth F235)和潮汐級艦隊油船春潮號(RFA Tidespring A136)的伴隨下返回英國,在12月10日抵達朴次茅茲。

F-35B在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實際起降測試中,歸功於機上F-135渦扇發動機強大推力與艦首12度滑躍甲板,F-35B在輕武裝構型下只需350英尺(107m)滑行距離就可從伊莉莎白女王號上起飛,在相當程度掛載情況下起飛跑道長度也在550英尺(168m)以內就可起飛。降落返艦時,F-35B戰機在SRVL模式降之下,最終進場階段以速率35節低速、下滑角度7度,在飛行甲板長度約350英尺(229m)左右、距離艦尾50m處著陸,並在500英尺(152m)的跑道長度靠F-35B本身的煞車停止,著艦到靜止的滑行距離將近80m;當伊莉莎白女王號以20節速率航行、甲板風15節的情況下,此種SRVL降落模式能讓F-35B增加約2000至3000磅級(907.185~1360.7kg)的籌載攜回重量。

FOCFT的第三階段發展測試(DT-3)預定在2019年進行,屆時伊莉莎白女王號會與皇家海軍和皇家空軍本身的F-35B作戰單位(部署在RAF Marham空軍基地)進行聯合作戰測試;預計在2020年,伊莉莎白女王號的F-35B機隊成初始作戰能力(IOC),在2021年起正式擔負作戰勤務。

2019年上半

在2019年4月3日,伊莉莎白女王號穿過格拉斯哥的福斯河大橋,準備進入羅賽斯船塢

進行服役後第一次入塢保修。

在2019年4月1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樸次茅茲啟航,在4月3日抵達羅賽斯船塢,進行交艦後第一次進塢保修;在這次維修中,伊莉莎白女王號會修復服役前就發現滲漏的軸封 ,同時安裝船艦自衛防空裝備,並安裝第一座MK-15 Bock 1B方陣近迫武器系統。在2019年2月11日,英國國防大臣加文.威林森(Gavin Williamson)宣布,伊莉莎白女王號服役後第一次作戰部署範圍將包含地中海、中東以及南中國海。在2019年1月10日,詹氏防務週刊(Jane's Defence Weekly)報導,伊莉莎白女王號服第一次作戰部署時,美國海軍陸戰隊與英國的F-35B都將部署於艦上。

在2019年4月8日,第一海相菲利普.瓊斯爵士(Admiral Sir. Philip Jones)宣布,皇家空軍617中隊(RAF 617 Squadron)即將展開換裝F-35B之後第一次海外部署,從永久駐防的英格蘭東部的馬漢姆(RAF Marham)空軍基地移防到賽浦路斯南部的阿克羅蒂里(RAF Akrotiri)空軍基地。這是2010年9月海獵鷹戰機(Harrier)除役以來,第一次有皇家海軍噴射機飛行員與固定翼噴射戰機部署到阿克羅蒂里,也是皇家海軍航空人員在海獵鷹除役以後第一次進行海外部署。到2019年夏末秋初時,第617中隊會隨著完成維修的伊莉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一起部署到美國東岸進行聯合演練與測試。此時,英國已經接收的F-35B全數部署於皇家空軍617中隊,中隊上2/5的人員來自皇家海軍單位。

在2019年7月10日,太陽報(The Sun)等媒體報導,伊麗莎白女王號在7月9日第三次發生漏水事故,使該艦被迫中斷原訂的訓練任務(在6月從樸次茅茲啟航,原訂預計五週),返回樸次茅茲軍港進行維修與調查工作。依照部分媒體報導,事故源於艦內一條高壓消防主海水管道破裂,導致兩個艙室進水共250噸,艙內的樓梯與艙壁也有彎曲變形;管道破裂時,三名人員在相關艙室,不過都及時撤出;稍後BBC國防新聞特派員Jonathan Beale表示,進水艙室的水曾淹到脖子的高度。英國國防部發言人透露信息時則輕描淡寫地表示,一個與水相關的內部系統發生了輕微問題,船殼沒有破裂,漏水發生後進水艙室迅速被隔離,艦上人員很快就排空了進水 ,且沒有任何人員傷亡 ;英國國防部也沒有證實媒體報導的漏水量。依照太陽報報導,前一次發生消防管路漏水之後,皇家海軍花費550萬英鎊改善消防系統的缺陷。

隨後在7月16日,媒體Plymouth Live又披露,伊莉莎白女王號這趟訓練任務剛從樸次茅茲啟航之後,就遇到電力系統故障,失去推進達數小時,隨後故障被排除;而漏水則是發生在若干天後。對此,皇家海軍發言人承認,伊莉莎白女王號在訓練任務中遇到推進系統故障,但很快就恢復並繼續執行原訂任務。

雖然這趟任務狀況連連並提前終止,但伊莉莎白女王號此次任務在海上的23天期間,仍完成了562次航空機降落,並進行了包括五次搜索與救援演習、防空作戰測試在內的多項訓練任務,期間首次射擊了艦上的方陣近迫武器系統。

依照稍候的消息,伊莉莎白女王號發生漏水事故時,一座泵浦開始工作,而一個管路密封處失效,導致海水進入艙室;艦上人員快速而專業地進行處理,事後調查也顯示並無重大設計缺陷。隨後皇家海軍迅速修復漏水造成的損害,更換了背板等組件。

韋斯特蘭19部署

在2019年8月30日上午,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樸次茅茲啟航前往美國東岸,展開名為韋斯特蘭19(Westlant19)的遠航部署。在這輪部署之中,伊莉莎白女王號接續前一年韋斯特蘭18(Westlant18)的訓練工作,進一步建立全規模的打擊作戰能力(即FOCFT第三發展測試階段,DT-3),包括首次與皇家空軍和皇家海軍的F-35B戰鬥機進行聯合訓練,並在皇家海軍其他船艦以及美國海軍協助下進行各項作戰測試。此次部署為時約三個月,在12月初返航。

在Westlant19部署中,將有7架由皇家空軍與皇家海軍飛行員駕駛的F-35B參與;參與的F-35B單位包括皇家空軍617中隊(RAF No.617 Squadron)與負責訓練的207中隊(RAF No.207 Squadron),此外還可能加上駐紮在加利福尼亞的第17測試評估中隊。在Westlant19部署期間,皇家空軍的F-35B並不會全程駐紮伊莉莎白女王號;它們會直接飛越大西洋(期間經過空中加油),抵達美國東岸的基地,並配合伊莉莎白女王號進行相關的訓練作業,飛行相關作業約需五週。這是皇家空軍單位的F-35B飛行員第一次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降落,因此必須選擇在海象與天氣良好的情況下進行,附近也要有備降機場;此外,這些F-35B只需要在為時五週的飛行訓練週期配合伊莉莎白女王號作業,而不需要全程駐艦。除了英國本身的F-35B單位,美國海軍陸戰隊也將派遣F-35B參與這輪伊莉莎白女王號的訓練,至多四架。此外,伊莉莎白女王號此次部署會攜帶9架直昇機全程駐艦,包括梅林(Merlin)HM2與HM4以及野貓(Wild cat)。在2019年10月13日,皇家空軍617中隊(RAF 617)的F-35B首次降落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

完成航空母艦基本起降訓練與資格認證後,皇家空軍的F-35B會進一步演練裝載炸彈、飛彈,執行作戰打擊與戰鬥空中巡邏(Combat Air Patrol,CAP)等戰術作業演練;這是2006年皇家海軍海獵鷹(Harrier)FA2戰機除役以後,皇家海軍航空隊首度重建航母固定翼戰機攻防能力。

在韋斯特蘭19部署中,伊莉莎白女王號會與Type 45飛彈驅逐艦龍號(HMS Dragon D35)、Type 23巡防艦諾桑伯蘭號(HMS Northumberland F238)與潮級艦隊油船力潮號(RFA Tideforce A139)聯合編組;其中,諾桑伯蘭號會先參與由加拿大領導的2019年狂怒彎刀(Cutlass Fury 2019)多國聯合反潛演習,然後與伊莉莎白女王號會合。韋斯特蘭19部署期間,美國海軍單位也會配合伊莉莎白女王號的編隊進行各項聯合訓練作業,包括美國海軍核能攻擊潛艦、美國海軍陸戰隊以及美國空軍的航空機單位等,協助伊莉莎白女王號進行反潛作戰、空域管制等訓練。除了航空操作與作戰演練之外,伊莉莎白女王號還會進行一連串後續試航,包括在佛羅里達外海執行熱帶氣候操作測試。

這次部署中,伊莉莎白女王號上不僅有本艦船員近800人之外,還有另外650人上艦,包括皇家海軍航母打擊群(UKCSG)參謀人員、皇家海軍航空人員、皇家陸戰隊利馬連(Lima Company)以及第42陸戰突擊隊(42 Commando)的人員等等。在Westlant19部署中,伊莉莎白女王號將造訪美國諾福克海軍站(Naval Station Norfolk)、梅港海軍站(Naval Station Mayport);而在展開任務前,伊莉莎白女王號還在9月12日首次訪問加拿大哈利法克斯(Halifax)。在此次部署時,伊莉莎白女王號已經裝妥兩座MK-15 Block 1B近迫武器系統,而第三座以及其他的30mm火砲則會在2020年的能力增加(Capability Insertion Period)程序期間安裝。

在2019年11月21日偉斯特蘭2019部署期間,伊莉莎白女王號造訪美國海軍學院所在的安那波里斯(Annapolis)時,第一海相(First Sea Lord)兼皇家海軍首席參謀(U.K. Chief of Naval Staff.)Tony Radakin在該艦機庫裡舉行的第二次大西洋未來論壇(Atlantic Future Forum)時透露,英美兩國此時正進行合作,將伊莉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納入兩國的航空母艦聯合操作體制。在偉斯特蘭2019部署中,伊莉莎白女王號經與皇家海軍、美國海軍的船艦進行多次聯合作業演練。

在2019年12月4日,結束Westlant2019部署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返回樸次茅茲基地。此時,威爾斯親王號也停在樸次茅茲,這是兩艘伊麗莎白女王級航母第一次同時停靠樸次茅茲基地。

2020年的訓練部署

在2020年,伊莉莎白女王號會投入秋季的聯合作戰演練,原訂在2020年12月達成初始作戰能力(Initial Operating Capability,IOC,實際上在2021年1月4日正式宣佈達成)。在2020年6月9日,皇家空軍第617中隊四架F-35B戰鬥機降落在伊麗莎白女王號上,這是617中隊第一次全單位進駐該艦;此時,伊麗莎白女王號剛完成四星期的海上基本訓練,接下來皇家空軍617中隊的F-35B戰鬥機隊會進行各種作戰訓練,包括維持戰鬥空中巡邏(Combat Air Patrols,CAP)、對地打擊任務、短時間內緊急起飛、與艦上皇家海軍820航空隊(820 NAS)的梅林直昇機進行聯合作業演練等。

在2020年7月初,完成兩個海上訓練作業週期之後,伊麗莎白女王號回到樸次茅茲,在夏季在港內整被,準備參與秋季編隊演習(Autumn Group Exercise,GroupEx),這是聯合勇士202號(Joint Warrior,JW202)的一部份;聯合勇士演習每年舉行兩次,由英國、美國以及歐洲的北約盟國一起參與,第一次在春季(三至四月),第二次在秋季(9至10月),演習地點是蘇格蘭西岸外海。2020年9月的GroupEx演習包括10天的一般鍛鍊(work-up)週期,接下來是兩週模擬實戰的自由對抗(free play);在此次GroupEx演習中,總共會有15架F-35B戰機駐紮在伊麗莎白女王號上,包括5架英國F-35B戰鬥機以及10架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B(屬於VMFA-211海軍戰鬥機中隊),加上6架皇家海軍梅林直昇機。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211海軍戰鬥機中隊的F-35B在2020年9月4日飛抵皇家空軍馬漢(RAF Marham)基地,與皇家空軍一起操作和交流。為了配合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單位的到來,伊麗莎白女王號在2020年夏季演習前的準備工程中,會加裝配合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指揮管制和資訊系統(C2以及IT);而美國與英國的F-35B的後勤保障、武器等品項都是共通的。完成聯合勇士202號演習後,在皇家空軍以及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戰鬥機單位加上皇家海軍直昇機單位,會在馬漢空軍基地繼續進行赤紅戰士(Crimson Warrior)演習,演練編成航母艦載機聯隊的聯合操作。其他和伊麗莎白女王號一同編組參與聯合勇士202號演習的皇家海軍船艦包括Type 45飛彈驅逐艦鑽石號(HMS Diamond D34)與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Type 23護衛艦諾桑伯蘭號(HMS Northumberland F238)以及肯特號(HMS Kent F78)、皇家勤務艦隊潮級油船力潮號(RFA Tideforce A139)以及維多利亞堡號油彈補給艦(RFA Fort Victoria A387)。

聯合勇士202號演習後完成後,伊麗莎白女王號會在2020年10月中旬進入樸次茅茲,進行最後一次主要能力增加週期(Capability Insertion Period ,CIP)工程,在這次會加裝其餘三座方陣近迫武器系統,以及四座30mm ASCG火砲和附帶的4座光電指揮儀,同時還會加裝配合美國海軍陸戰隊單位進駐的裝備。

在2020年6月25日,英國政府審計辦公室(National Audit Office,NAO)公布的一報告透露,英國航母的關鍵系統──「瞭望台」預警直昇機項目進度嚴重落後;依照2020年4月英國國防部提供的信息,瞭望台預警直昇機系統達成初始作戰能力(Initial Operating Capability,IOC)的時間已經推遲到2021年9月,比原訂計畫延後18個月;原本英國國防部希望瞭望台早期預警直昇機在2020年12月達成IOC,在2021年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群首次作戰部署時備便。此外,國防部也透露,瞭望台預警直昇機達成全作戰能力(Full Operating Capability,FOC)的時間延後到2023年5月,比原訂時程晚了11個月;以上新進度也還不包括任何可能讓項目進一步推延的情況(如COVID19疫情影響等)。NAO的報告指稱,瞭望台預警直昇機項目延遲,提供雷達系統的次承包商Thales需負最大責任,不僅未能達到承諾的工作進度,且沒有提供項目實際進度的信息,這使得英國國防部以及主承包商洛克西德.馬丁集團都沒能及時察覺問題,等到發現時已經太晚;這顯示英國國防部無法確實監督主承包商洛馬集團的執行。NAO的報告也連帶批評英國國防部對瞭望台項目過於樂觀,進度太過緊湊。

除了批評瞭望台預警直昇機項目之外,NAO報告也提到配套伊麗莎白女王級航空母艦的固態物資補給艦(FFS)項目;原訂國防部希望訂購三艘,首艘在2026年交付,但此時項目已經延遲了至少三年。原本FFS項目採取對國際公開招標,但在英國內部壓力運作之下,英國國防部在2019年取消競標;這份NAO報告出爐時,英國國防部仍在爭論FFS固體物資補給艦應該限定由本國建造或開放國外廠商競標,項目重新起動仍無具體時間表。此時,皇家勤務艦隊只有1994年服役的維多利亞堡號(RFA Fort Victoria A387)補給艦具備現代化的乾貨彈藥補給能力,即便經過延壽(2018年完成),役期也只能到2028年;在2022年內,維多利亞堡號會在船廠內進行計畫性項目維護,而此時FSS首艦還遠遠沒有完成,這段期間皇家海軍航母打擊群的作業將會受限。依照原訂計畫,首艘FSS在2026年4月服役,不過NAO的報告估計期程將落後18至36個月,意味著FSS首艦服役期程推遲到2027年10月至2029年4月。 

在2020年11月19日,英國首相波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公布防衛安全整合審查(Defence and Security Integrated Review)結論(細節在2021年公布),表示要增加英國國防預算,在接下來四年會將英國國防預算增加241億英鎊(約320億美元),使得英國國防預算達到每年GDP的2.2%以上,高於北約門檻(每年軍費佔GDP 2%以上)。英國國防部宣稱,這是冷戰結束以來,英國對軍力進行的最大一次投資,重建英國的軍力地位,使皇家海軍成為歐洲最強而有力的海上武力。防衛安全整合審查確定皇家海軍將保有兩艘伊麗莎白女王級航空母艦,此外2021年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首次作戰部署確定會包含印太(Indo-Pacific)地區。

在2021年4月14日,太陽報(The Sun)報導稱,伊麗莎白女王號再度發生海水管路漏水事件;在前個月(3月)伊麗莎白女王號從樸次茅茲前往蘇格蘭馬倫谷(Glen Mallan)錨地裝載彈藥、準備CSG21部署時,艦內艙室帶著數千加侖洩漏的海水。這是2019年7月伊麗莎白女王號消防管路破裂導致船艙進水後,再次發生類似意外事故。

2021年:第一次作戰部署(CSG21)

在2021年1月4日,英國政府宣布,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打擊群達到初始作戰能力(IOC),意味打擊群中包括航空母艦、艦載機隊、水面作戰船艦等各單為與系統,都能夠整合在一起運作。艦載機單位能在航空母艦上執行作戰與訓練任務,並能處理武器系統、維護保養裝備。

達成IOC以後,皇家海軍就會以伊莉莎白女王號為核心,在2021年組織第一趟航母作戰部署,稱為航母打擊群2021(Carrier Strike Group 21,CSG21)。CSG21將是近年來皇家海軍最大規模的聯合編組,預計包含伊莉莎白女王號、兩艘Type 45飛彈驅逐艦、兩艘Type 23巡防艦、一艘機敏級核子動力攻擊潛艦、一艘潮級艦隊油船,以及維多利亞堡號(RFA Fort Victoria A387)彈藥乾貨補給艦。

依照2020年7月的消息,CGS21的所有船艦會在部署前,會在2021年3月出海進行三到四周驗證演習(certification exercise,CertEx),這是2021年春季聯合勇士211號演習(Joint Warrior,JW211,後來改稱Strike Warrior)的一部份。

在2021年1月19日,英國國防大臣班.威廉斯(Ben Wallace)以及代理美國國防部長克里斯多夫.米勒(Christopher C. Miller)簽署了關於CSG21打擊群的聯合宣言;美國海軍會派遣陸戰隊的F-35B戰鬥機中隊,以及柏克級飛彈驅逐艦蘇利文兄弟號(USS The Sullivans ,DDG-68)加入CSG21打擊群陣容。依照稍早的消息,參與CSG21的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中隊,是擁有「威克島復仇者」(Wake Island Avengers)稱號的第211攻擊中隊(Marine Fighter Attack Squadron,VMFA 211)。

依照2021年3月底的資料,預定編入CSG21的水面船艦包括Type 45飛彈驅逐艦鑽石號(HMS Diamond D34)以及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Type 23巡防艦肯特號(HMS Kent F78)以及李奇蒙號(HMS Richmond F239),維多利亞堡號(RFA Fort Victoria A387)油彈補給艦、潮級(Tide class)艦隊油船春朝號(RFA Tidespring A136),加上美國海軍蘇利文兄弟號(USS The Sullivans ,DDG-68)飛彈驅逐艦以及荷蘭海軍七省級飛彈巡防艦艾維斯特號(HNLMS Evertsen F805)。而依照後續消息,參與CSG21編隊的機敏級核能攻擊潛艦至少包括機敏號(HMS Astute S119)。

參與CSG21部署的航空單位包括8架皇家空軍617中隊的F-35B戰鬥機、10架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 211的F-35B戰鬥機、7架屬於820海軍航空中隊(820 NAS )的梅林Mk.2直昇機、3架屬於845航空中隊(845 NAS)的梅林Mk.4直昇機,以及四架部署在護航艦艇上(Type 45與Type 23各二艘)、屬於815海軍航空中隊(815 NAS)的AW.159野貓武裝直昇機(配備Martlet飛彈)等。雖然瞭望台艦載預警直昇機形成IOC的能力延後到2021年9月,但CSG21搭載的7架梅林Mk.2直昇機中,三架會安裝IOC前構型(pre-IOC)的瞭望台預警系統,因此CSG21仍會具有部分早期空中預警能力,雖然尚未全部完成並通過所有驗證程序;依照日後的消息,在CSG21部署時,艦上的三架預警直昇機的瞭望台系統軟體版本是System Release 11.0,提供有限度的基本功能。此外,皇家陸戰突擊隊的梅林Mk.4也會參與CSG21,可能會以編隊中的補給艦維多利亞堡號或潮級油船作為前進作業基地(Forward Operating Base,FOBed)。

在CSG 21部署期間,美國海軍陸戰隊MV-22傾斜旋翼機、CH-53E重型運輸直昇機會在戰區內海上補給(Maritime Intra-Theatre Lift)任務時為CSG21編隊實施補給(這是美國海軍全球後勤補給服務的一部份),但不會長期駐紮在伊麗莎白女王號上。依照2020年中旬的計畫,CSG21的部署期間粗估約為5至6個月,可能會在2021年5月開始(此時尚未確定)。

伊莉莎白女王號預計在2023年達成全戰備能力(Full Operating Capability,FOC),屆時艦上將完全是英國本身的艦載機單位;而皇家海軍操作F-35B的809中隊(809)也預定在2023年成軍。英國國防部希望從2023年起,皇家海軍能維持至少一艘伊莉莎白女王級航母保持在高度備便作戰(high state of operational readiness)狀態。

依照2021年4月時的資料,伊麗莎白女王號GSC21打擊群預計5月23至24日從樸次茅茲出發,經過地中海、蘇伊士運河、阿拉伯半島、印度洋、麻六甲海峽、南中國海,最終抵達日本。GSC21沿途會停靠直不羅陀、希腊索達灣、阿曼、新加坡、橫須賀。沿途打算停靠直不羅陀、希腊索達灣(Souda Bay)、阿曼的Duqm港、新加坡三巴旺(樟宜港),並可能停靠日本橫須賀(艦上戰鬥機單位會戰時飛到三澤的美軍基地)。GSC21在地中海時,會跟法國航母在內的北約海軍部隊進行聯合演習,在印度洋會與印度海軍一同演習;通過南中國海時,GSC21打擊群進行航行自由任務(FON),但不會通過台灣海峽;最後會在西太平洋跟美國第七艦隊以及日本海上自衛隊進行聯合演習。

CSG21部署

在2021年5月1日,伊麗莎白女王號從樸次茅茲啟航,正式展開CSG21的活動;當天一同離開樸次茅茲的包括編隊的Type 45驅逐艦鑽石號(HMS Diamond D45)以及Type 23巡防艦肯特號(HMS Kent F78),此外Type 23巡防艦李查蒙號(HMS Richmond D239)從達文波特港啟航。伊麗莎白女王號出發後,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 211以及皇家空軍RAF 617兩個中隊共18架F-35B,5月3日起從皇家空軍馬漢姆基地(RAF Marham)前來登艦。會合後,伊麗莎白女王號在5月8日至20日先在蘇格蘭附近的水域參與打擊勇士2021聯合演習(Exercise Strike Warrior 2021,取代先前的聯合勇士年度演習系列),演練整個戰鬥群的作業,總共有10個北約國家共31艘船艦、三艘潛艦、150架軍機參與。在打擊勇士2021演習期間,伊麗莎白女王號的F-35B戰鬥機在航母防空作戰防禦科目中,曾發射空對空飛彈擊落靶機,這是2006年海獵鷹STOVL戰鬥機除役以來,英軍戰鬥首次在海上發射飛彈。完成打擊勇士演習後,伊麗莎白女王號在2021年5月19日返回樸次茅茲作最後一次乾貨補給,在首相Boris Johnson、女王伊莉沙白二世先後訪視之後,在5月23日傍晚從樸次茅茲啟航展開,正式展開CSG21部署。原本伊麗莎白女王號結束打擊勇士2021演習後到CSG21啟程前,似乎並沒有計畫再進樸次茅茲,而是在南漢普頓和懷特島之間的索特倫(The Solent)作最後整備,但由於打擊群唯一的乾貨彈藥補給艦維多利亞堡號(RFA Fort Victoria,A 387)在5月10日發生小規模火災意外,可能影響原訂的海上乾貨補給作業,導致伊麗莎白女王號必須先回樸次茅茲基地進行補給。

在2021年6月22日清晨,推進到賽浦路斯水域的伊麗莎白女王號打擊群執行了服役以來的首次作戰任務;兩架分屬於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 211以及皇家空軍617中隊的F-35B從伊麗莎白女王號起飛,參與了針對敘利亞以及伊拉克境內伊斯蘭國(ISIS,西方又稱為Daesh)組織的打擊任務(屬於Operation SHADER),攻擊了地面目標;在此之前,上一次皇家海軍船艦執行對地打擊任務,是2011年支援利比亞作戰。這不僅是伊麗莎白女王號服役後第一次執行實戰打擊,也二次大戰以後,美軍戰鬥機單位首次從英國航空母艦起飛執行作戰任務。執行實戰打擊任務的F-35B都在機翼外掛兩枚空對空飛彈,美國陸戰隊F-35B掛載AIM-9X短程空對空飛彈,而皇家空軍的F-35B則掛載AIM-132先進短程空對空飛彈(ASRAAM)。

從2015年12月起,皇家空軍就派遣颱風戰鬥機部署到賽浦路斯對伊拉克以及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組織實施打擊,而皇家空軍的F-35B則在2019年6月首次部署到賽浦路斯參與這項任務。在這次打擊任務期間,俄羅斯軍機以及船艦對於伊麗莎白女王號打擊群十分關注,監視打擊群的活動超過預期;伊麗莎白女王號抵達賽浦路斯附近水域的前三天,俄羅斯每天都派遣軍機抵近,包括蘇霍伊(Sukhois)系列以及米高揚(Migs)系列戰機等;此外,俄羅斯海軍一艘Project 11356M格里諾維奇級(Grigorovich class)巡防艦以及潛艦也跟蹤著伊麗莎白女王號戰鬥群。6月22日就在伊麗莎白女王號派遣這兩架F-35B執行作戰任務之後,緊接著又匆匆派出兩架F-35B去驅離逼近航母的俄羅斯軍機。

依照2021年10月下旬在樸次茅茲威爾斯親王號航空母艦上舉行的太平洋論壇(Pacific Future Forum),公佈了伊麗莎白女王號上的Steve Moorhouse中校的受訪語音信息。Steve Moorhouse透露,伊麗莎白女王號於6月在東地中海參與攻擊敘利亞伊斯蘭國(Daesh)組織期間,艦載的F-35B飛越黑海,航程超過1000英里;這顯示中間一定經過空中加油(1000英里幾乎是F-35B的極限航程,考慮到回程所需的安全餘裕,中間不太可能不經過空中加油),並且通過土耳其領空。雖然F-35B經常被詬病作戰半徑不足,然而航程還是比以前皇家海軍操作的海獵鷹 FA2(460海里)增加一倍。伊麗莎白號在東地中海支援敘利亞戰事的兩星期之間,艦載機總共對前來的俄羅斯戰鬥機、轟炸機執行過30次攔截;在這段期間,伊麗莎白女王號固定維持兩架F-35B在甲板上待機備便,一旦有狀況就立刻升空對應。

屬於CSG21打擊群的Type 45飛彈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以及荷蘭七省級巡防艦艾維特森號(HNLMS Evertsen F805)在6月中旬暫時脫離編隊進入黑海活動(航母打擊群主體留在地中海內),先後訪問土耳其以及烏克蘭(6月18日),並與羅馬尼亞、喬治亞等附近盟邦海軍舉行聯合演習。防衛者號以及艾維特森號分別在6月23日以及24日在克里米亞水域附近時,遭到俄羅斯機艦抵近跟蹤以及騷擾。隨後在2021年7月2日,防衛者號跟艾維特森號離開黑海、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Bosphorus)返回地中海,與CSG21編隊會合。

隨在2021年7月6日,伊麗莎白女王號以及CSG21編隊通過蘇伊士運河,進入紅海。這是2013年無敵級的光輝號(HMS Illustrious R06)以來,再次有皇家海軍航空母艦通過蘇伊士運河。通過蘇伊士運河之後,伊麗莎白女王號與CSG21編隊在2021年7月12日與正在支援阿富汗撤軍的美國海軍朗努.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航空母艦以及硫磺島號(USS Iwo Jima LHD-7)兩棲攻擊艦在亞丁灣會合。

在2021年7月13日,Navy Lookout透露,麗莎白女王號航母(HMS Queen Elizabeth R08)的CSG21打擊群中的Type 45驅逐艦鑽石號(HMS Diamond D34)日前發生故障,所以停留在地中海,並未跟隨CG21打擊群前往中東。鑽石號早先在6月曾訪問埃及亞歷山大(Alexandria)港,隨後又訪問賽浦路斯的拉納卡(Larnaca);鑽石號在7月5日從賽浦路斯啟航,但並沒有跟隨CG21打擊群在7月7日通過蘇伊士運河。皇家海軍發言人對Navy Lookout透露,鑽石號遭遇一些技術問題,所以暫時拖離CSG21打擊群進行維修檢查以及必要維護,並且預期之後鑽石號修復故障後會通過蘇伊士運河前往中東,跟CSG21打擊群會合。有非官方消息透露,鑽石號發生故障的部位又是WR21燃氣渦輪(過去多年來Type 45多次發生WR21渦輪中冷器過熱失效導致失去動力),而且可能需要更換。皇家海軍表示,CSG21打擊群在部署的不同階段,本來就會有船隻加入或退出打擊群;此時打擊群有Type 45防衛者號以及美國海軍蘇利文兄弟號(USS The Sullivans DDG-68)、荷蘭七省級飛彈巡防艦HNLMS Evertsen(F805)等三艘防空艦提供防空護衛,鑽石號脫隊並不會影響打擊群運作。在7月下旬,鑽石號進入義大利塔蘭托(Taranto)基地進行維修,直到一個多月後在8月31日完成修復,並駛離塔蘭托基地,通過蘇伊士運河趕往遠東。

在2021年7月14日,皇家海軍證實,伊麗莎白女王號上爆發一波COVID19疫情,約有100人感染。推測很可能是在先前停靠賽浦路斯時,有人在當地感染並帶回傳艦。英國國防部長班.威廉斯(Ben Wallace)表示,疫情已經控制住,而且所有參與CSG21部署的人員,行前都已經注射了兩劑疫苗。皇家海軍發言人表示,例行的篩檢發現,打擊群中有少部分人員COVID19確診;打擊群各船艦採取必要措施包括戴口罩、實施社交距離、密集追蹤染役情況等;而打擊群仍繼續照原訂計畫執行任務。

在2021年7月20日,英國國防部長班.威廉斯(Ben Wallace)在訪問日本東京時,與日本防衛相岸伸伸夫一同宣布,英國承諾在西太平洋地區永久性部署兩艘船艦,維繫美國、日本進行長期的戰略合作關係,一同面對中國對印太地區安全的挑戰。班.威廉斯表示,伊麗莎白女王號的戰鬥群在今年9月來到日本後會兵分兩路,分別訪問日本以及美國的港口。

2021年7月22日,伊麗莎白女王號與CSG21打擊群通過孟加拉灣 (Bay of Bengal)時,與印度海軍編隊進行了聯合操演。在2021年7月26日,伊麗莎白女王號通過麻六甲海峽進入南中國海;在通過麻六甲海峽期間,分別與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海軍進行聯合操演。在2021年7月29日,據信有中國官方色彩的環球時報(Global Time)英文版發布一篇評論,警告英國勿在南中國海進行任何「不當的舉動」,否則中方可能升級措施驅逐英方船艦。先前在4月27日,對於英國宣布派遣伊麗莎白女王號打擊群到印太地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曾回應表示,「中方希望域外國家尊重地區國家維護和平穩定、促進發展合作的意願,不要采取使局勢復雜化的舉動」。

依照台灣國防部在2021年8月2日的消息,CSG21打擊群在7月28日通過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西北側萬安灘(Vanguard Bank)東南方53.9海里處,靠近東沙群島時台灣曾派出艦艇伴隨。在CSG21打擊群通過南中國海期間,中國海軍有派遣船艦跟蹤,此時中國山東號(17)航母編隊也在南中國海作業。在8月1日,CSG21打擊群通過台灣與菲律賓呂宋島之間的巴士海峽,從台灣東側海域前往日本。在8月6日,伊麗莎白女王號抵達關島的美國海軍阿帕拉(Apra )基地。

在2021年8月9日,Navy Lookout撰文引述英國國防部的消息:在2021年7月27日到8月1日CSG21打擊群通過南中國海期間,採取直接路線通過新加坡到呂宋海峽之間的國際水域(沒有刻意進行任何航行自由行動,靠近任何有主權爭議的島礁或中國建設的人工島)。雖然中國海軍的確有派遣機艦跟蹤CSG21編隊,但英國國防部僅低調表示「打擊群跟中國船艦的所有互動都十分安全而專業」,並強調皇家海軍所有作業都完全符合國際法律與常規,並且行使航行自由(freedom of navigation)以及聯合國海洋公約法(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UNCLOS)中所規定的權利。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8月4日也引述中國外交部長的說法,英國編隊沒有進入任何中國島嶼的12海里之內,並引述中國軍方人士消息,表示對英國編隊採取低調作風通過南中國海感到滿意。

在2021年8月14日,伊麗莎白女王號與CSG21編隊離開關島;隨後,編隊中的Type 45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荷蘭七省級巡防艦艾維斯特號(HNLMS Evertsen F805)以及Type 23巡防艦肯特號(HMS Kent F78)在北馬里亞納群島的梅迪尼利亞島(Farallon de Medinilla)進行海軍火砲支援(Naval Gunfire Support,NGS)演習隨。CSG21打擊群接著參與了8月中旬美國在太平洋上主導的大規模演習(Large Scale General Exercise,LSGE21),此項演習主要是測試全球化廣區域指揮管制系統在區域站中的應用,增強美軍以及盟邦在印太戰區的整合能力。隨後在8月20日,一架部署在伊麗莎白女王號上的美國陸戰隊VFM-221中隊的F-35B戰鬥機起飛,隨後降落在美國海軍美利堅號(USS America LHA-6),這是美國海軍艦載機首次從他國航空母艦起飛之後在本國母艦降落。

在2021年8月下旬,CSG21編隊與美國海軍、日本海上自衛隊在沖繩以南海域進行為期12天的高貴聯盟演習(Exercise Noble Union),期間包含牽涉整合通信以及技術操做的太平洋皇冠21-1以及21-2演習(Exercise Pacific Crown 21-1 /21-2) ;參與的船艦包括CSG21編隊(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Type 45驅逐艦防衛者號、Type 23巡防艦肯特號、荷蘭七省級巡防艦艾維斯特號、美國海軍蘇利文兄弟號飛彈驅逐艦),美國海軍第七遠征遠征群(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 7,ESG7)的美利堅號(USS America LHA-6)兩棲攻擊艦以及紐奧良號(USS New Orleans LPD-18)船塢運輸艦,以及日本海上自衛隊伊勢號(DDH-182)直昇機驅逐艦以及朝日號(DD-119)驅逐艦。

與美國海軍和日本海自的聯合演習告一段落,CSG21接著前往韓國;原訂伊麗莎白女王號在8月31日到9月2日期間訪問韓國釜山港,並在艦上舉行未來太平洋論壇(The Future Pacific Forum)會議,但這項活動因為COVID19疫情而取消;結果CSG21編隊只有機敏號(HMS Astute S119)核能攻擊潛艦以及荷蘭艾維斯特號(HNMLS Evertsen F805)巡防艦停靠釜山,其餘船艦則停留在海上。隨後,CSG21編隊跟韓國海軍進行了若干聯合操演。伴隨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的來到,在9月1日,英國巴布克國際集團(Babcock)與韓國現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 Co Ltd,HHI)簽署合作備忘錄,合作參與韓國CVX航空母艦項目。

在2021年9月4日,伊麗莎白女王號進入日本橫須賀基地,日本防衛相岸田文雄在9月6日訪問該艦。伊麗莎白女王號在9月8日離開橫須賀港;隨後從9月9日起,伊麗莎白女王號以及隨行的Type 45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春朝號艦隊油船(RFA Tidespring A136)以及荷蘭艾維斯特號(HNLMS Evertsen F805)飛彈巡防艦與日本海上自衛隊船艦日向號(DDH-182)、出雲號(DDH-183)、秋月號(DD-116)驅逐艦、親潮級柴電潛艦以及加拿大海軍哈利法克斯級巡防艦溫尼伯號(HMCS Winnipeg FFH-338)等英、日、加船艦,進行太平洋皇冠21-3(Pacific Crown 21-3)聯合演習,包括船艦編隊運動、反潛作戰訓練、聯合航空飛行作業等。

在2021年10月2日至3日,伊莉莎白女王號的打擊群與美國海軍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與卡爾文森號(USS Carl Vinson CVN-70)兩艘航空母艦編隊以及包括日本海上自衛隊(含伊勢號直昇機驅逐艦)、加拿大海軍、紐西蘭海軍在日本沖繩東南側海域進行聯合演習,共計有六國(英、美、荷蘭、日本、加拿大、紐西蘭)17艘船艦。在2021年10月4日,伊莉莎白女王號打擊群從菲律賓海經呂宋海峽進入南中國海,準備再次與新家坡海軍進行聯合操演; 而在10月4日白天,中國總共有52架各型軍機(含SU-30與殲16戰鬥機、轟6轟炸機、空警500預警機、運8反潛機)進入 台灣防空識別區(ADIZ)西南,可能對於伊莉莎白女王號進入南中國海作業的回應。同時,CSG21編隊已經有船艦在南中國海,例如剛訪問越南海軍的Type 23巡防艦李奇蒙號( HMS Richmond F239)在10月4日與越南海軍丁先皇號(HQ-011)巡防艦進行聯合操演(passing exercise,PASSEX),這是皇家海軍與越南海軍首次聯合操演;接著,李奇蒙號在10月8日至10日在馬來西亞、新家坡外海參與五國聯防(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FPDA)的Bersama Gold 21聯合演習,期間包含五國聯防成立50週年紀念活動(FPDA由英國、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新加坡等五個大英聯邦國家在1971年成立)。先前在7月於地中海故障而在義大利整修超過一個月、 8月底才重新啟航趕來跟CSG21打擊群會合的Type 45驅逐艦鑽石號(HMS Diamond D34),此時也在南中國海,與由澳洲國防軍(Australian Defence Force,ADF)的印太奮進(Indo-Pacific Endeavour Deployment 21,IPE21)部署編隊(以澳洲海軍坎陪拉號(HMAS Canberra L02)兩棲攻擊艦為主體)進行三天的聯合操演,隨後鑽石號以及IPE21也預定參與Bersama Gold 21聯合演習。 在2021年10月12日,伊麗莎白女王號編隊抵達新加坡樟宜軍港,短暫整補後在10月15日進入孟加拉灣,隨後與美國海軍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群、澳洲海軍以及由伊勢號(DDH-181)直昇機母艦為首的日本海自編隊一同進行海上伙伴演習2021(Maritime Partnership Exercise,MPX2021)。 在10月18日堅定防衛者演習(Exercise Steadfast Defender)的最後一天,李奇蒙號巡防艦參與在新加坡附近海面舉行了慶祝五國聯防(FPDA)成立50週年紀念活動;原訂也參與紀念活動的Type 45驅逐艦鑽石號則再度傳出技術問題,停留在新加坡三巴旺的船塢並由英軍駐新加坡支援單位支援單位(British Defence Singapore Support Unit)檢修,無法參與。

在2021年10月12日,英國BAE Systems在日本召開記者會,宣佈將在2021年年底到2022年初在日本成立分公司;BAE Systems副總裁Thomas Reich向日本媒體透露,在日本成立分公司主要有兩個理由,第一是配合英國與日本強化戰略關係的政策,使英國脫歐之後配合盟邦關係,強化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第二則是加強BAE Systems在印太地區市場的影響力,除日本之外還包括對印度等。日本正強化國防投資來因應中國的威脅,項目涵蓋太空、信息密碼、電子戰、人工智能(AI)等,這些都是BAE Systems拓展在印太盟邦市場影響力的好機會。當然,日本海自因應中國海軍的擴張,對航空母艦有更高的潛在需求,這也是BAE Systems的可能機會。雖然日本出雲級直昇機驅逐艦設計之初就有考量搭載F-35B STOVL戰鬥機,並從2020年代展開改裝,但受限於原始設計(排水量、機庫空間、無滑越甲板等),出雲級即使搭載一定數量的F-35B戰鬥機,運用還是相當受限;因此,英國有可能向日本提供伊莉莎白女王級航空母艦的相關技術以及操作F-35B的經驗和數據(另一潛在市場是印度),作為強化英日戰略伙伴關係、共同抗衡中國威脅的合作項目之一。

在2021年10月19日,美國海軍驅逐艦蘇利文兄弟號(USS The Sullivans DDG-68)脫離CSG21編隊並朝母港返航。在10月31日,伊莉莎白女王號編隊在中東與安曼海軍進行聯合演習,隨後並訪問了安曼的Duqm港。

依照2021年11月2日下議院防衛選擇委員會(House of Commons Defence Select Committee)的議事內容,雖然Type 45驅逐艦鑽石號發生重大故障,CSG21編隊的船艦整體而言可靠度表現合格,妥善率達90%以上。皇家海軍少將Gardener在下議院證實,鑽石號在地中海發生故障的是其中一具主燃氣渦輪,並且需要被更換。

在2021年11月下旬,在地中海的伊莉莎白女王號編隊在義大利西西里南岸與義大利海、空軍進行聯合操演,其間包括皇家空軍、美國海軍陸戰隊、義大利海軍以及義大利空軍的F-35B的聯合操作。在11月22日,一架屬於義大利空軍的F-35B降落在加富爾號上,這是義大利空軍F-35B首次降落於該艦;在同一項演習中,兩架義大利F-35B從加富爾號起飛,降落於伊莉莎白女王號;而兩架伊麗莎白女王號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B也飛到加富爾號上。這項演習是驗證西方盟國之間,各國F-35B與航空母艦的交互操作能力。

在2021年11月24日,美國海軍陸戰隊VMFA211戰鬥機中隊正式結束在伊麗莎白女王號上的部署,該中隊的F-35B當天飛離伊麗莎白女王號並抵達西班牙羅塔海軍站,準備返回美國駐地。在12月1日,荷蘭海軍的艾維斯特號(HNLMS Evertsen F805)脫離CSG21編隊,然後返回荷蘭登海爾德港。伊莉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原訂在2021年12月10日(週五)下午1530時進入樸次茅茲軍港,但因為氣象因素而提前在前日(12月9日)上午10時進港,正式結束長達七個月的CSG21部署。編隊中的Type 23巡防艦李奇蒙號( HMS Richmond F239)在12月9日上午進入母港達文波特(Devonport)。

CSG21與中國海軍接觸

在2021年8月8日,英國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報導,伊莉莎白女王號駛入西太平洋時,遭到多艘中國海軍093商級(Shang class)核能攻擊潛艦追蹤。依照每日快報報導,伊莉莎白女王號離開南中國海、進入西太平洋約六小時內,編隊中兩艘負責反潛的Type 23巡防艦肯特號(HMS Kent F78)以及李查蒙號(HMS Richmond F239)發現兩艘中國海軍093核能攻擊潛艦。此外,該報導也稱,一艘部署在伊莉莎白女王號編隊前方的機敏級(Astute class)核能攻擊潛艦也發現了第三艘093核能攻擊潛艦。每日快報報導引述曾在1982年福克蘭戰爭參與指揮並擊毀阿根廷潛艦聖塔非號(ARA Santa Fe S-21)的皇家海軍退役少將Chris Parry在前一晚的評論,表示皇家海軍「一直擔心潛艦的威脅,尤其是俄羅斯潛艦,因為他們越來越安靜」;而這次皇家海軍編隊成功探測到中國潛艦,「是個好消息,顯示在阿富汗戰爭以及伊拉克戰爭期間皇家海軍反潛能力顯著衰退(因為軍費排擠)之後,開始回升」。

在2023年2月12日BBC頻道的The Warship: Tour of Duty紀錄片系列,揭露了伊莉莎白女王號在CSG21部署期間,在南中國海一次與中國海軍潛艦的遭遇;在夜裡,編隊中的Type 23巡防艦里士滿號(HMS Richmond F239)的聲納人員在伊莉莎白女王號編隊南方探測到疑似一至二艘潛艦,判定可能是中國Kilo型潛艦。隨後伊莉莎白女王號派出梅林反潛直昇機,在接觸位置附近部署聲納浮標,並且確認了這艘潛艦(在編隊南方20海里左右);被察覺之後,這艘中國Kilo潛艦隨即撤退。此外,CSG21編隊進入東中國海時,曾在一天夜裡發現附近有七艘中國船艦正在跟蹤,隨後CSG21編隊啟用電磁靜默、關閉雷達,嘗試躲避這些中國船艦的跟蹤。

F-35B墜海事故(CSG21期間)

在2021年11月17日上午10時,一架編號ZM152的皇家空軍617中隊F-35B從伊莉莎白女王號航母起飛、執行例行任務時墜海(當時伊莉莎白女王號位於地中海,處於CSG21部署的尾聲),該機的飛行員成功跳傘逃生並救回;依照稍後的信息,飛機在滑行途中升空之前,飛行員就察覺了異狀,但已經來不及中斷起飛。這架F-35B離開滑躍甲板後就直接落水,飛行員立刻彈射,下落時降落傘纏住艦體邊緣,飛行員還得用傘刀割斷降落傘繩索,使自己落海脫困;隨後,皇家海軍立刻通知美國海軍,請求位於西班牙羅塔(Rota)海軍基地的美國海軍打撈回收單位來協助處理落海的F-35B,避免被俄羅斯取得,而皇家海軍也派遣船艦在現場戒備。這架F-35B一起飛就落海,沒有高度與速度,因此撞擊海面時受到的衝擊較小,機體比較完整,所以需要要回收,避免被俄羅斯取得完整部件。這是伊莉莎白女王號服役以來第一次F-35B失事意外,也是全球F-35B第三起失事意外。事故發生後,艦上其餘F-35B機隊仍繼續正常執行勤務。此時,英國接收了21架F-35B。在2021年11月24日,美國政府官員向美國海軍研究所(USNI)新聞證實,美國海軍派出一艘打撈回收船,去支援回收這架落海F-35B的工作。

 

一段用手機非法翻攝的F-35B墜海視頻,在2021年11月底流傳到英國

各媒體上,視頻中這架F-35B以異常的低速通過滑躍跑道,飛機一離開

滑躍甲板飛行員就啟動彈射椅(右),而飛機立刻向下落海。翻拍並

洩漏這段視頻的艦上人員隨後遭到逮捕。

在2021年11月底,英國多家媒體披露一段11月17日伊莉莎白女王號上F-35B起飛失事時,由艦上攝影機拍攝的視頻;畫面中這架F-35B在滑躍的速度不足,飛機一離開滑躍甲板就向下摔入海中,飛行員則在此時立刻彈射逃生。這段視頻是由艦上人員未經授權,用自己的手機翻攝顯示器而得;艦上只有在某些重要戰位(如作戰中心、飛行控制室)才能存取這段影片,這些戰位都禁止帶手機或攝相工具進入。這名私自洩漏影片的艦上人員隨後就遭到逮捕。

在2021年11月23日,太陽報記者Jereme Starkey報導,有消息人士透露,這架F-35B失事的原因是因為進氣道前方的檔板沒有卸除,使發動機無法正常進氣。飛機停在地面時,發動機會蓋上防雨罩(rain cover)跟檔板(engine blanks),起飛前要移除,這些都是地勤人員非常嚴格檢查的基本程序,而且在飛機外部很容易察覺。這架F-35B落海後,艦上人員看到紅色的防雨罩在海中漂浮,「他們立刻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2021年12月8日,英國太陽報報導,英國國防部官員前晚證實,墜入地中海的F-35B戰鬥機殘骸已經成功找到並完成回收;消息透露,找尋並標定殘骸的位置總共花費了兩個星期,發現後打撈殘骸又花了一星期。除了美國海軍單位之外,義大利海軍也參與了搜索與打撈行動。

從伊莉莎白女王號上墜海的F-35B被打撈出水的畫面;由於墜海時速度低,

因此機體十分完整。

依照在2022年9月9日英國國防安全局(Defence Safety Authority)公布的事故報告,在11月16日(事故前一天)伊莉莎白女王號打擊群穿越蘇彝士運河,因此所有在飛行甲板上的F-35B都蓋上了進氣口檔板(稱為Red Gear)來避免沙塵進入;當天晚上,兩名皇家空軍617中隊的工程人員先後檢查這架編號ZM152的F-35B,兩人都沒有注意到機體上方的進氣口檔板;依照SOP,進行機體檢查維修時,拆除或裝卸檔板不需要紀錄下來,也沒有集合地勤人員檢查所有飛機的進氣檔板是否拆除。隔天(11月17)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B在早上06:30展開飛行作業,而英方F-35B機隊則以以ZM152為首的兩架首先升空(預定在11:45)。在上午11:37,ZM152機移動到起飛位置;地勤人員指揮發動機試機檢查時,各指標為正常(沒有任何人注意到發動機進氣檔板沒有移除),飛行員將發動機引擎推力需求(Engine Thrust Request,ETR)設置在97%(短場起飛所需),並鬆開剎車起飛。依照飛行員證供,ZM152初始加速正常,不過隨後開始減低;飛行員發現發動機實際功率輸出只有74% ,遂把ETR提升至最大值(100%),不過發動機提供的推力仍然比設定值低。由於這樣的速度已經無法起飛,飛行員試圖終止起飛,不過已經無法在越過艦首滑躍甲板之前煞停;當飛機滑出滑躍甲板墜落時,飛行員使用彈射椅逃生,成功彈射後降落傘掛在飛行甲板前端拖行了一段距離,只受輕傷。ZM152墜海後在伊莉莎白女王號左舷水面飄浮一段時間後才沉沒;在機體沉沒前,飛行甲板上的人員目視確認左側進氣口的擋板漂浮在水上。此報告結論認定,ZM152起飛失敗墜海是人為造成,包括組織和程序錯誤,未能徹底檢查起飛前仍有沒有進氣口擋板,導致發動機沒有足夠進氣量產生足夠的推力起飛。

 

2022年(CSG22部署、接替威爾士親王號執行Westlant 22部署)

在2022年秋季,伊莉莎白女王號會展開CSG22部署(地中海與波羅的海方面),配屬的船艦包括Type 45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鑽石號(HMS Diamond D34)以及Type 23巡防艦肯特號(HMS Kent F78)等。

由於在2022年8月27日啟航、原訂前往美國東岸執行Westlant 2022部署的姊妹艦威爾斯親王號一出航就發生右側推進系統嚴重故障(見下文),必須回到羅賽斯船廠維修,因此皇家海軍將部分威爾斯親王號原訂執行的任務改由伊莉莎白女王號執行,包括前往美國東岸,在9月28日到29日作為在紐約舉行的大西洋未來論壇(Atlantic Future Forum)的場所,而這項變故也使得伊莉莎白女王號提前得到第二次造訪紐約的機會;完成任務後,伊莉莎白女王號會再次穿過大西洋,執行原訂在歐洲、地中海方面的CSG22部署。在此次部署中,伊莉莎白女號上的兩架梅林預警直昇機軟體版本System Release 12.2,期間性能表現良好,可靠度比前一年CSG21期間提升不少。

2022年9月10日,在前往美國東岸路上的伊莉莎白女王號人員為兩天前逝世的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舉行哀悼儀式,鳴放96響哀炮。

 

在2022年9月7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樸次茅茲啟航。在2022年9月8日,就在伊莉莎白號出航第二天,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逝世,該艦人員在大西洋上舉行哀悼儀式,鳴放96響哀炮。伊莉莎白女王號完成美國行之後,在10月13日返回樸次茅茲。

在2022年11月10日,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樸次茅茲啟航,展開2022年秋季地中海部署;這趟部署是阿齊里安行動(Operation Achillean)的一部份,會在地中海與阿爾比恩號(HMS Albion L14)船塢運輸艦的兩棲編隊聯合作業。伊莉莎白女王號此趟部署也會與北約以及歐盟聯合遠征部隊(Joint Expeditionary Force,JEF)緊密合作,捍衛歐洲東北部區域,包括波羅的海。此次部署中,皇家空軍617中隊(RAF 617)的F-35B戰鬥機會駐艦,此外還有皇家海軍820、845、815、825中隊等直昇機單位駐艦。此次伊莉莎白女王號的編隊包括百眼巨人號(RFA Argus A135)航空訓練船、蒙特灣號(RFA Mounts Bay L3008)後勤登陸艦與Type 45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

在2023年5月18日,英國首相蘇納克(Rishi Sunak)在參加於日本廣島舉行的七大工業國(G7)峰會前夕,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簽署了「廣島協議」(Hiroshima Accord),深化英國與日本的經貿與軍事戰略合作,其中包括承諾在2025年對印太地區進行一次航母打擊群部署活動。 

2023年(CSG23部署)


在2023年7月,伊莉莎白女王號只在海上值勤2星期,使戰鬥機與直昇機能進行基本的飛行訓練。在2023年8月,伊莉莎白女王號在值勤期間曾更換了升降機鏈條(之前因為潤滑問題而出現衰退),只花了四天時間就完成。

2023年9月8日,伊莉莎白女王號率領的編隊離開樸次茅茲,展開航母打擊群23(CSG23)部署。此次部署的範圍包括北海、挪威海、北大西洋,參與6至7個演習事件;伊莉莎白號的第一站會先訪問瑞典哥特堡(Gothenburg),編隊的鑽石號(HMS Diamond D34)驅逐艦會進入波羅的海訪問友邦;到10月時,CSG23打擊群會直接在北約編制之下。,在聖誕節前返回樸次茅茲。此時皇家海軍唯一一艘能在海上補給彈藥乾貨的補給艦維多利亞堡號(RFA Fort Victoria)進廠維修,意味CSG23無法獲得海上再補給彈藥的支持;而此趟部署編制的補給艦是力潮號(RFA Tideforce A139)艦隊油船。

伊莉莎白女王號從樸次茅茲啟航時,艦上搭載8架皇家空軍617中隊的F-35B戰鬥機以及5架皇家海軍820中隊的梅林直昇機,但如果需要後續可以增加。此外,艦上搭載3架皇家海軍847中隊(847NAS)的野貓AH1直昇機,這是847NAS首次部署在伊莉莎白女王號上,擔負過去通常由皇家海軍845與846中隊(845 NAS、846 NAS)梅林MK.4直昇機所執行的戰區內運輸(Military-Intra Theatre Lift,MITL)以及聯合人員搜救(Joint Personnel Recovery,JPR)任務;與此同時,皇家陸戰突擊隊(Commando Merlins)此時專注於部署到中東的南方近岸反應團(Littoral Response Group(South),LRG)部署,駐紮在百眼巨人號(RFA Argus A135)以及林灣號(RFA Lyme Bay L3007)上,所以845NAS與846NAS主要是配合這次LRG部署。此外,Type 45驅逐艦鑽石號也會搭載一架野貓HMA2直昇機。

2023年10月底,伊莉莎白女王號短暫回到樸次茅茲四天維修飛機升降機以及補給物資,隨後在11月3日重新出航繼續在北海作業,隨後首度加入北約武力結構由北約指揮,並與西班牙、意大利和其他北約海軍編隊在地中海進行海王星23-2演習(Neptune Strike 23-3)。接著,伊莉莎白女王號與盟邦進行大西洋三叉戟(Exercise Atlantic Trident,AT-23)演習,其中包括測試皇家空軍的「靈敏戰鬥部署」(Agile Combat Deployment)能力;演習情境是英國本土的皇家空軍基地遭巡航飛彈攻擊,正在執行任務的皇家空軍颱風戰鬥機收到本身機場被擊毀的消息後轉移到約克夏的里明空軍基地(RAF Leeming, Yorkshire),然後與海上的伊莉莎白號航空母艦與鑽石號(HMS Diamond D34)驅逐艦取得聯繫,伊莉莎白女王號隨即派出F-35B戰鬥機升空,提供支援並與英國本土指揮管制中心聯繫接收指令,包括執行航空母艦編隊的防空任務;而轉移基地的皇家空軍的颱風戰鬥機從原本空戰巡邏模式轉移到對地攻擊模式來還擊,伊莉莎白女王號F-35B持續維持「hot-pitting」狀態(降落後在發動機不關機的情況下加油裝彈)作業4個小時,並且在盟軍加油機(包括法國MRTT、美國KC135;皇家空軍Voyager)支援下持續保持在空中。伊莉莎白女王號在11月中旬回到樸次茅茲,在先前六星期部署期間航行13000海里,艦載機起降944架次;在回到樸次茅茲的路上,伊莉莎白號先在蘇格蘭克萊德北部Glen Mallan的碼頭補充彈藥;此時皇家海軍為一一艘彈藥補給艦維多利亞堡號正在維修,所以伊莉莎白女王號必須隨時裝滿彈藥以備不時之需。

在2024年第一季,皇家海軍航母打擊群會參與堅定防衛2024(TEADFAST DEFENDER,STDE24)演習,這是模擬執行北約第五條(Article 5)的集體防禦聯合演習,美軍會從北美航渡大西洋來支援歐洲的北約盟邦。隨後,伊莉莎白女王號會將旗艦職務交給威爾斯親王號,然後前往羅賽斯進行第一次大修;因此,預估威爾斯親王號會擔綱2025年度的太平洋區域部署(CSG25)。預估在CSG25部署中,搭載的24架F-35B戰鬥機會全部會是英國單位,此外還有14架梅林直昇機。

2024年2月:部署臨時取消

在2024年1月30日,英國武裝部隊部長(Minister for Armed Forces)詹姆士.赫皮(James Heappey)透露,英國可能會與美軍合作,「填補美軍在紅海的空隙」;此時,美國部署在紅海的艾森豪號(USS Dwight D Eisenhower CVN-69)航空母艦準備要結束中東部署歸國,而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號航母正準備展開新一輪部署活動,因此外界都推測伊莉莎白女王號將被派遣到紅海接替艾森豪號的任務,繼續對應胡賽叛軍(Houthi)對紅海航運的攻擊。

伊莉莎白女王號原訂在2024年2月4日從樸次茅茲啟航,率領打擊群到北海參與聯合演習2024(Exercise Joint Warrior,JW24-1,2月24日至3月3日)以及北約的堅定防衛者2024(Exercise Steadfast Defender,STDE24)聯合演習;北約31個成員國(含新加入的瑞典)的50艘船艦、共90000人會參與STDE24演習。此次部署中,伊莉莎白女王號率領的打擊群包括Type 23巡防艦薩墨賽特號(HMS Somerset F82)、潮級艦隊油船春潮號(RFA Tidespring A136)與湧朝號(RFA Tidesurge A138),以及一艘美國柏克級飛彈驅逐艦、丹麥與西班牙船艦等;搭載的空中武力包括8架F-35B戰鬥機、9架梅林Mk.2直昇機(7架反潛型與2架瞭望台預警型)與3架847中隊的野貓直昇機)。

然而到2024年2月3日,皇家海軍艦隊指揮官突然宣佈,在前一天(2月2日)出航前的最後檢查時,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右側大軸軸聯器被發現一些顧慮;雖然此時船艦機械狀態仍然適航,但基於2022年威爾斯親王號軸聯器損壞而臨時取消部署、進塢整修數個月的教訓,皇家海軍臨時宣布取消伊莉莎白女王號的部署,並由威爾斯親王號頂替原訂的任務,包括參與北約STDE24聯合演習。此時,威爾斯親王號也停在樸次茅茲港,剛剛展開一輪維修週期;威爾斯親王號在2月11日從樸次茅茲啟航。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