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畏級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

英國在2013年12月中旬公布的繼承者(Successor)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想像圖。

英國在2016年10月初公布的繼承者彈道飛彈潛艦想像圖,採用X尾舵,艦上配備12管三叉戟二型潛射彈道飛彈。

艦名 無畏級級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

(Dreadnought  class)

承造國/承造廠 英國/Barrow-in-Furness, BAE System
尺寸(m)

長152.9

排水量(ton)

17200

動力系統/軸馬力 Rolls Royce 壓水式核子反應器*1

蒸汽渦輪*2

噴射推進幫浦*1

航速(節)

續航力
乘員 130
水面偵測/反制系統

水下偵測/反制系統

 

射控/作戰系統

 

艦載武裝

三叉戟二型洲際彈道飛彈*12

姊妹艦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Dreadnought
Valiant
Warspite
King George VI

──by captain Picard

 


 

起源

冷戰結束後,前蘇聯的軍事威脅頓時蕩然無存,使得英國一度考慮在1990年代服役的先鋒級(Vanguard  class)核能彈道飛彈潛艦(使用美製D-5三叉戟二型洲際飛彈)除役後,就不再維持昂貴的彈道飛彈潛艦兵力。在2002年下旬,英國政府就開始討論是否要規劃替代現役先鋒級彈道飛彈潛艦與三叉戟二型洲際飛彈的潛射戰略核武。在2004年6月,英國未來水下作戰能力(Maritime Underwater Future Capability,MUFC)研究提出一種多任務核能潛艦計畫,希望能在2020年起服役,取代先鋒級核能彈道飛彈潛艦;這種多任務核能潛艦以機敏級的設計為基礎,配備模組化的武裝設計,艦上的垂直發射艙間能選擇攜帶四枚三叉戟二型彈道飛彈或16管裝填戰斧巡航飛彈的MK-36垂直發射器(與美國維吉尼亞級核能攻擊潛艦相同)。

在2005年5月,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下令對新一代彈道飛彈潛艦進行進一步的研究。在2006年4月,英國政府表示,已經決定發展新一代的核能彈道潛艦,預計建造三至四艘來替換先鋒級。 英國國防部在2006年12月頒佈的國防白皮書中,表示基於國家安全,將繼續維持戰略核潛艦的兵力;而接替先鋒級的新一代核能彈道飛彈潛艦計畫稱為繼承者 (Successor)。 此時,估計繼承者計畫的總花費為150到200億英磅(以2006、2007年的幣值計算),其中艦體載台花費110至140億英磅,核子武器花費20至30億英磅,相關基礎設施佔20到30億英磅。

在2007年3月14日,英國國會投票通過200億英鎊預算來更新英國的核武威懾力量,其中140億英鎊用於發展新一代彈道飛彈潛艦。在2007年5月,英國國防部裝備和保障局(Defence Equipment and Support organisation,DE&S)成立了未來潛艦計劃整合專案團隊(Future Submarines Integrated Project Team,FSM-IPT)來負責這項工作。在2007年下旬,BAE System潛艇分部、Babcock、Rolls Royce海上力量公司聯合組織的一個150人的專案小組來規劃繼承者彈道飛彈潛艦的初步設計方案,並在2009年9月完成;考慮的方案包括為先鋒級潛艦進行延壽/升級,或者以機敏級核能攻擊潛艦的設計為基礎,在中段插入搭載彈道飛彈的船段。新潛艦的彈道飛彈的數量將減至12枚,在服役初期可能繼續使用D-5三叉戟II洲際飛彈 。美國海軍原先計畫在2024年替換D-5三叉戟II潛射彈道飛彈,因此新的潛射洲際飛彈也在規劃之中。為此,英國國防部委託美國通用動力電器船舶公司為繼承者發展新一代的洲際飛彈艙,每個發射管直徑比現有三叉戟飛彈大得多,以容納未來可能出現的更大型彈道飛彈 。然而考量到經濟狀況,美國海軍還是決定為三叉戟二型實施延壽工程,使之能服役到2040年左右,因此無論英、美兩國的新一代彈道飛彈潛艦服役初期還是使用D-5。實施延壽工程後的D-5稱為D-5 LE (LE suffix standing for life-extension)。維持核能彈道潛艦兵力、但減少每艘潛艦配備的彈道飛彈數量,是英美等國未來戰略核威懾兵力發展的共同方向。

由於機敏級(Astute class)核能攻擊潛艦的建造工作會在2019年完成,而2021年就是首艘先鋒級原訂屆齡退役的時間,因此英國希望在這段時間能展即時開新一代彈道飛彈潛艦的建造工作,維繫英國核能潛艦工業的設計與製造能量。原本英國希望能在2007年展開設計工作,2012年度批准購買第一艘繼承者型潛艦,2012至2013年進行主節點驗證(Main Gate),2015年切割第一塊鋼板並展開建造工程(由BAE Systems向來建造潛艦的Marine Barrow廠建造),首艦在2024年服役。然而,由於英國財政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嚴重惡化,英國政府在2010年下旬公布新一輪國防戰略審查決議 (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SDSR),其中不僅大砍英國現役軍力,還重新審視英國多項進行中的主要國防計畫。為了減輕財政負擔,這份SDSR決定推遲英國新一代核能彈道飛彈潛艦的計畫,首艦服役不早於2028年;而為了避免在這段期間英國核能潛艦工業產能中斷,進行中的機敏級(Astute class)核能攻擊潛艦的建造計畫將大幅放緩,整體交付期程延長8年(平均每艘延後2年4個月)。

項目啟動

依照2011年12月底的消息,英國政府預計在2015年大選之後才決定是否建造四艘新一代核能彈道飛彈潛艦。在2012年5月下旬,英國政府宣布用來替換先鋒級彈道飛彈潛艦的繼承者計畫正式啟動,與數家英國企業(含BAE System、Babcock海軍船廠、Rolls Royce等)簽署總值3.5億英鎊、為時18個月的的初步設計合約(BAE佔3.15億英磅,Babcock佔3800萬英磅),首艦預定從2028年開始服役,而後繼型核能彈道飛彈潛艦預計能使英國保持戰略核子威懾力量直到2060年代;而這項工作估計可創造1900個工作機會。 在同一時期,英國政府也宣布將提供南英格蘭島的原子武器研究院約50億英鎊資金。

在2012年6月中旬,英國政府與Rolls Royce簽署價值11億英鎊的合約,用於研發、建造新一代的PWR3潛艦用反應器(5億英鎊用於更新反應器生產建造設施,6億英鎊用於生產新型反應器核心 ,而更新設施的經費到2013年增至8億英磅,每裝填一次核燃料可使用40年 ;而美國也參與PWR3的研發,因此類似的技術也將用於美國海軍SSBN(X)等新一代核能潛艦上。PWR3預定首先裝備於機敏級(Astute class)核能攻擊潛艦的七號艦(最後一艘)之上,然後用於繼承者彈道飛彈潛艦。 此外,繼承者計畫還將應用許多新技術,以簡化船段建造、組合所需的作業,並盡力減少整個服役生涯所需的維護工作和成本,並使升級作業易於進行。

(上與下)BAE System對於繼承者(Successor)彈道飛彈潛艦的一種早期概念設計。

BAE System關於繼承者計畫提出的另一種早期艦體構想。

 

在2012年,美國宣布其SSBN(X)新一代彈道飛彈潛艦計畫與英國繼承者將使用共同彈道飛彈艙段(Common missile compartment,CMC) ,服役初期顯然仍繼續使用D-5三叉戟二型(英國已經加入美國執行的D-5 LE三叉戟二型延壽計畫,使之能服役到2040年代),使之能服役到2040年左右。依照2010年英國國防部公佈的戰略審查決議(SDSR),由於戰略核武數量裁減,繼承者部署的彈道飛彈數量將降至8枚,但艦上會設置12個彈道飛彈發射管;而這份SDSR也記載,現役先鋒級彈道飛彈潛艦部署的彈道飛彈數量 於數年內從12枚降至8枚。繼承者級承載彈道飛彈發射艙的艦體船段仍在本國建造,而包含三叉戟洲際飛彈發射管的共同彈道飛彈(CMC)艙段則由美國通用電器船舶(Electric Boat division of General Dynamics)生產,每艘繼承級上裝置三個四聯裝CMC彈道飛彈發射模組,總容量12管。因此,繼承者級必須等到CMC共同彈道飛彈艙段完成設計與驗證之後,才能確定細部設計並開始建造。 雖然彈道飛彈發射管數量比先前的先鋒級還減少四個,但繼承者的艦體體型反而增大,增加的體積可能是為了容納可以運作40年不需更換燃料的核能推進系統 、更完善的靜音降噪設備、改善人員起居空間品質等。

在2013年4月8日,堪稱邱吉爾以來20世紀英國最具影響力政治領袖、曾任首相達11年(1979至1990年)的馬格麗特.柴契爾女爵(Baroness Margaret Thatcher)辭世,而時下英國首相大衛.卡麥倫(David Cameron)隨即提議將下一代彈道飛彈潛艦命名為馬格麗特.柴契爾級 ,不過後來沒有被採用。

研發與設計工作

在2013年6月,繼承者計畫已經結束概念設計而進入細部設計階段;在概念設計階段,英國已經投入9億英鎊,而細部設計與首艦的先期採購備料則耗資30億英鎊(2015年之前投入);到此時,已有超過1500名專案管理、商業和工程專家參與繼承者計畫 。依照2002年12月英國國會估計,繼承者項目購置四艘潛艦的成本約為110到140億英鎊,如包含更新基礎設施等其他則超過200億英鎊,而初步研究階段則在2013至2017財年投入30億英磅,約佔整個計畫總經費的15%。

在2013年底,美國廠商已經與英國開始合作關於繼承者級的先期裝備採購合約總額約8300萬英磅(1.352億美元),包括關於核子推進系統(5200萬英磅)、彈道飛彈發射器總成(3100萬英磅)等項目;而美國國防部也已經處理了關於繼承者級的若干長期裝備採購項目(價值7900萬美元),包括電力系統、次級推進系統、結構組裝與製造等。 目前英國打算在2016年決定究竟要建造三艘或四艘繼承者級。在2015年3月上旬,英國政府進一步與主承包商BAE Systems、提供核能推進系統的Rolls Royce以及Babcock海軍船廠等單位簽署2.85億英鎊(約4.29億美元)的合約,進行繼承者計畫的最後設計階段,為預定在2016年展開的首艦建造工程鋪路,整個先期概念驗證與準備階段的總耗資約33億英鎊。

在2015年10月,英國國防部次長Jon Thompson向下議院透露,繼承者計畫是英國國防部有史以來最昂貴的計畫,投資金額之大可能會成為英國接下來的財政惡夢,如果確定開始執行,每年經費支出恐超過50億英鎊。在2016年2月中旬,BAE System宣布獲得2.01億英鎊的合約來完成繼承者級的評估階段工作,這是總價值33億英鎊的繼承者級先期概念研究/設計與準備工作的最後一筆大型支出。 在2016年7月18日,下議院以472票贊成、111票反對,正式通過更新潛射三叉戟彈道飛彈以及配套核能潛艦。 

在2014到2024年,英國國防部打算投資400億英鎊在建造潛艦與維護支持項目上。 在2015年11月英國國防部公布的戰略審查報告(SDSR 2015)中,確定會繼續維持四艘彈道飛彈潛艦,先鋒級役期延長至2030年;而研製、建造繼承者級以及更新基地保障設施的總成本已經從原訂的200億英鎊大漲至310億英鎊。

建造工作

在2016年10月6日,英國國防部宣布繼承者彈道飛彈潛艦正式進入「交付階段一」(Delivery Phase 1),也就是進入實質建造工作,包括艦體結構所需的鋼材以及輪機設備,同時繼續進行潛艦細部設計、材料購買、長期採購項目、投資更新負責建造工作的BAE System旗下Barrow-in-Furness船廠的設施等等;在這一天,英國國防部長Michael Fallon在Barrow-in-Furness船廠主持了繼承者級切割第一塊鋼板的儀式,並提供接下來的13億英鎊資金。

在2016年的特拉法加日(Trafalgar Day,每年10月21日),皇家海軍正式將繼承者項目首艦命名為無畏號(HMS Dreadnought),這個艦名在20世紀曾用於兩艘劃時代的軍艦,包括1906年服役的無畏號戰艦(HMS Dreadnought)以及1963年服役的皇家海軍第一艘核子潛艦無畏號(HMS Dreadnought S101)。第二與第三艘無畏級分別命名為勇士號(HMS Valiant)與厭戰號(HMS Warspite),這兩個艦名分別曾用於命名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代建成服役的伊莉莎白女王級( Queen Elizabeth class)戰艦,兩艦都曾參與1916年5月底的日德蘭大海戰(Battle of Jutland)其中厭戰號,兩艦日後也活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厭戰號堪稱20世紀皇家海軍戰功最卓越的戰列艦;而後,勇士號這個艦名又用於1966年服役的皇家海軍第二艘核能攻擊潛艦(HMS Valiant S102),也是勇士級首艦。2019年5月3日,第一海相(First Sea Lord)菲利浦.瓊斯爵士(Sir Philip Jones)宣布,第四艘無畏級彈道飛彈潛艦將命名為喬治六世號( King George VI ),喬治六世是英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君主,也是女王伊莉沙白二世的父親,這是喬治六世首次用於軍艦命名。

無畏級首艦將在2030年代初期服役。在這個階段,總共有2600名英國國防部與業界人員在為無畏級彈道飛彈潛艦項目工作,包括1800名BAE Systems的員工,並與超過100家次要供應商合作(其中85%在英國境內);隨著之後建造工作的進展,估計總共會有350家主要與次要供應商、7800名工作人員參與無畏級彈道飛彈潛艦項目,總商業規模約80至90億英鎊。

在2019年6月,由美國康乃狄克州通用電船建造的第一個用於繼承者級的共同彈道飛彈艙段

準備裝運前往英國。

 

國家審計辦公室對英國核子基礎項目的批評

在2020年1月上旬,英國國家審計辦公室(National Audit Office,NAO)公布一份關於三叉戟核武戰略威懾能力的審查報告,其中指出由於項目管理不力,三項關於核子基礎設施的項目總計超支13.5億英鎊,進度延誤2至6年不等。依照這份NAO計畫,最初這些基礎設施項目預估的總花費為12億多英鎊,但實際上的最終花費估計高達25億英鎊。這項NAO報告審查三個為了繼承者核能彈道飛彈潛艦項目的核武基礎設施:

1.曼薩項目(Project Mensa)──位於布拉菲爾德 (Burghfield in Berkshire)的雷丁(Reading)的核武設施(Atomic Weapons Establishment,AWE),負責核子戰鬥部組裝與拆解。AWE項目此時預定在2023年交付,比原訂計畫落後六年,總項目花費18億英鎊,比原訂超支高達145%。

2.由Rolls Royce負責、位於Raynesway(靠近Derby) 的核子推進系統研究設施,用來發展與製造繼承者項目所需的新核能反應器。此項目目前在2026年完成,比原訂期程延遲五年,而花費4.74億英鎊則比原先預期超支45%。

3.BAE Systems在Barrow-in-Furness的船塢現代化工程,主要是引進新的模組化建造技術,準備建造繼承者核能彈道飛彈潛艦。此項目延誤將近二年,花費2.4億英鎊則是原訂的111%。



NAO的報告指出,這些項目都是「差勁的合同」,在制訂需求、設計等所有必要活動完成之前,就允許展開建造工作,導致後來還必須重新審視與返工。NAO認為,英國國防部應該有更多更細緻的管理控制措施,以達到最好的效費比。即便建造工作照原訂計畫完成,國防部仍舊需要管理後續支持活動的商業風險,並且為以後的項目累積經驗。

此外,由於這些合同都是國防部的,意味英國納稅人必須為超支的成本埋單,而不是承包商。NAO批評,這些項目的承包商都是英國相關領域的寡頭;在國防部的合約架構下,這些企業不僅不需要為自己效率低落而損及項目來負責,造成的落後超支都還要由國防部如數埋單;例如,BAE Systems在項目超支之後還獲得額外的1000萬英鎊管理費用,AWE項目承包商也獲得了額外的追加費用來彌補工作超支。

NAO的主管Gareth Davies表示,他承認這些關於核武的項目十分複雜,但英國國防部早該在以往的核子項目學習到許多功課;然而實際上,NAO失望地發現,英國國防部仍犯下與30年前核子項目的類似錯誤,沒有即早消弭項目在商業上以及履約的風險,導致延遲交付且成本超支,並廣泛影響到其他工作。NAO報告批評,國防部在這些核子項目的早期管理活動上,並未如質交付;不過報告也指出,英國國防部在這些項目的近期管理活動有所改善。

對於NAO這項報告對英國核子計畫的批評,一位英國國防部發言人表示,誠如NAO所理解,核子相關的基礎設施計畫通常是龐大而複雜的特殊設計。英國國防部會小心謹慎地檢視這份報告的結論,並在適當的時候做出回應。英國國防部承諾會強化核子項目的管理工作,包括在核子基礎設施上進行可觀的投資,並與相關規範者與業界伙伴緊密合作。

這些評論可能會引起英國首相的首席特別顧問Dominic Cummings的注意,他在過去就多次批評英國國防採辦政策,一直希望重整英國國防部採辦執行大型軍備項目的流程,並且多次與國防部長Ben Wallace商談國防建設工作之中的許多浪費。